你知道洋芋片的袋子,都無法回收嗎?從洋芋片談電子廢棄物處理技術的困境

綠色帶路人的心底話

綠辦公室,工經院,循環經濟獎,動脈循環,靜脈循環,搖籃到搖籃,循環經濟,綠色創業,能源創業,行銷,創業,創新,創意,轉型,共享,三生萬物,永續,永續經營,綠色企業,企業社會責任,CSR,人力資源,全球暖化,找工作,綠色工作,環保議題,徵才,綠色人才,二氧化碳,綠色經濟,影響力投資,社群,網路社群,綠領,eco friendly,聚會

  我們的生活少不了電子產品,進入5G物聯網的時代後,食衣住行育樂都在你不知不覺中電子化,這樣日新月異的數位生活下,智慧家電、智慧手機、電動車等電子產品的使用壽命越來越短,從搖籃到墳墓的速度越來越快,根據聯合國「2017年全球電子垃圾監測報告」統計,2016年人類在全球各地總計產生4,470萬公噸的電子垃圾,重量幾乎相當於9座胡夫大金字塔、4,500座艾菲爾鐵塔、或123萬輛滿載的18輪大拖車。

  電子產品可不是什麼石油提煉出來的便宜貨,那裡面可是金山銀山,有珍貴的金屬礦產如金、銀、鉑、鈀等,我們希望好不容易從礦山採出來的礦可以繼續循環使用。於是將電子產品回收後,經過處理後再提煉出貴金屬,也就是所謂的「城市採礦」。

  不過談到廢棄物處理,就令人擔心處理的過程中使用的化學藥劑以及焚燒處理產生的PM2.5會破壞我們的家園,因此政府在法規面上制定了縝密的《廢棄物清理法》,廢棄物在運輸和處理方式上,受到主管機關環保署嚴密的監管,每一台清運廢棄物的車輛都裝上了GPS定位,各類的廢棄物都以編碼方式進行管理,須申報產量、處理方式和流向,違法的公司都從嚴懲處,因此基本上合法的公司在廢棄物管理上已經做到了密不透風。

  但這樣並不足以促成循環經濟的發展,把回收的電子產品中有價值的貴金屬提煉完,剩下的還是廢棄物,剩餘的廢料再進入掩埋場、焚化爐或轉賣,好一點賣給合格簽約的處理商,反之就再也追不到二手之後的廢棄物流向了,只看有價物質的循環,是不夠的。

  全世界的企業都在追求永續發展,強調企業社會責任的績效表現,在環境面追求循環再利用。電子產業有些公司例如友達、群創,一滴製程水使用次數可高達7次;台積電的廢棄物回收率則大於95%。

  但是這只是比較容易的部分。有很多難處理的事業廢棄物,難以拆解且組成複雜,一個大型製造廠每年就有200噸以上難處理的廢棄物產生,就目前的處理方式只能焚燒和掩埋,或先堆在倉庫裡等待處理技術成熟,要算起整個製造業每年產生的難處理、也就是不能回收的廢棄物,那真的是一本爛帳了。

  以工業等級的鋁箔袋來說,為了達到優異的防潮與抗靜電效果,必須使用四層材料,除了真正的鋁在內層之外,外層還用了LDPE、尼龍、和PET,並且用膠緊緊地黏著在一起。這樣的複合材質雖然都是無毒的,卻無法分離成單個材料,找不到有效的循環再利用方式。

  不僅是工業等級的鋁箔袋無法再利用,就連我們愛吃的洋芋片的塑膠包裝袋,為了要避光和防潮,都會跟一層鋁箔貼合在一起,造成無法純化製成再生塑膠,也不能回收。可想而知,這麼多的洋芋片袋子用完即丟,然後我們又不能怪吃洋芋片的人,因為每個人天賦人權都可以吃洋芋片,鋁礦資源就這樣隨著吃洋芋片一點一滴地消耗殆盡!

  動脈產業每年都有爆炸性成長,但是他的對面產業,靜脈產業廢棄物處理技術的發展卻總是落後個十年。其發展的困境在於沒有市場支持的條件,你要處理業者投資設備、人力、物力與資金去解決難處理的廢棄物,但是這些公司付出的成本遠高於收益,難以永續經營,這又不是作功德。動脈產業自己賺錢,只想要用最高的價格,將事業廢棄物賣斷給回收處理業者,或讓處理費最低的公司得標,這種由賣方決定的市場,有餘力投入研發處理技術的公司微乎其微。

  已經這麼難做了,靜脈產業還是個管制行業。台灣可以處理有害廢棄物的甲級處理機構有113家,目前市場運作的機制為由產生廢棄物的事業單位招標公告,然後回收處理業者來競標,往往結果就是低價者得標。

  當處理的成本可能都高於得標價格時,要如何能確保回收處理業者會妥善處理?當處理的利潤壓到最低的時候,回收處理業者如何投入回收技術發展,確保所有的資源都可以妥善地循環再利用?

  這就是為什麼《失控的引爆點!循環經濟最後真正循環的只有新台幣》一文中說,回收1.0版本恰恰是循環經濟最容易失控的引爆點。我建議,我們必須放棄什麼事情都追求最低標的思維,由政府自己開始以身作則,改採最有利標或技術規格標,以可完全破壞、完全處理的技術規格綁標,讓真正夠資格的回收處理業者得標,才能健全整個靜脈產業的技術發展,否則我們永遠都是假回收。

  你可能覺得我怎麼這麼偏愛靜脈產業?這麼說好了,你有沒有曾經看過任何一個人他的動脈輸送充氧血非常順暢,而靜脈卻沒能力把缺氧血帶回心臟,而這個人非常健康,活到百來歲的?一個也沒有,對吧!當我們在思考循環經濟產業時,就跟養生一樣,必須使用全局思維。

  當處理技術跟得上的時候,我們才有資格談封閉式循環,才能讓錯置的資源找到具經濟效益的再利用的方式,達成零廢棄循環經濟的理想。

 

本文同步轉載於風傳媒(標題 :你知道洋芋片的袋子,都無法回收嗎?她道出環保產業在台灣的艱難之處)以及INSIDE(標題 :【綠色觀點】終結假回收:擺脫最低標思維,讓處理技術進步!)

還有更多

綠色帶路人的心底話

地球是艘太空船

【綠色帶路人的心底話】我的環保觀是把身處的地球當作是艘太空船,所有的資源就是船上的這些,用完就沒了,...

綠色帶路人的心底話

投資如果不為錢,那還能為什麼?

【綠色帶路人心底話】投資的目的是什麼?「當然是為了賺錢!」既然如此為何又陸續出現了社會企業、社會投資...

綠色帶路人的心底話

面對生質材料的商機,我們的技術壁壘準備好了嗎?

【綠色帶路人的心底話】以生質材料取代傳統塑膠,來解決地球暖化已是種趨勢! 那麼,臺灣在國際生質材料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