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每天做回收都是做假的!?你我都掉進「臺灣之光」陷阱

綠色帶路人的心底話

  前陣子參加一個活動,午餐時間主辦單位替與會者訂雞腿便當,吃完之後我很直接把紙餐盒和免洗筷送進垃圾桶,一個知道我在綠色產業工作的人經過我身邊,隨口說:「你們做環保的人都不做回收,怎麼說服別人做環保。」

  我知道很多時候,在綠色產業工作的人,會被迫政治正確、道德高尚,因為人們期待我們法相莊嚴。在我看來,指責別人不作為或沒有達到最高標準,是一種最精密的怠惰,因為待在舒適圈裡非常愉快,改變則永遠得付出代價。

  以專業的角度來看,對於回收,我們的看法是寧做真小人,不做偽君子。你不信的話,稍微等一下,清潔阿姨∕伯伯會把整包廚餘連同紙餐盒全部丟進同一個大垃圾袋裡,你回收老半天也是白搭。

  你聽到這,會以為我要說以後把所有東西都丟一般垃圾就可以,不用做什麼回收,你想得美。你必須開始練習在真實世界裡作複雜的決策,這就是接下來我和其他幾位綠色帶路人,會開始「循環經濟創新白話文運動」的目的,我們會從循環經濟產業的全局思維出發,以政策、法律、市場為支點,為你建構系統性的循環經濟知識框架,助攻在綠色產業裡尋找機會的人、大企業、中小企業,以及政策制定者。

  好消息是,如果你已經看我們專欄一段時間,你接下來會發現,理解循環經濟產業,要比理解能源產業簡單地多。我們每天都在當消費者,隨時買東西、吃東西、用東西、丟東西,東西看得見摸得著,相比之下,理解抽象的智慧電網,也太不省心。

所謂的回收率,竟然是找到接手的下家,順利把手上的廢棄物轉出去,至於實際上有沒有回收再利用無所謂

  你可能會覺得奇怪,新聞上說「我國的一般廢棄物回收率高達60%」,而且世界上其他國家大概都只能做到40%、50%,這可是台灣之光啊,為什麼我們還需要學習循環經濟的知識框架呢?

  回收率這麼高,當然表示我們之中許多人做出努力,才能達到今日的成就,但也恰恰因為我們使用的手段,使我們面對幫倒忙或是白做工的窘境。

  其實算回收率這件事本來就很為難政府,現在又不是物聯網時代,能做到每一包垃圾都藏有晶片,環保署能做的,就是看各個單位申報的量,然後加以推估,沒有人有本事明確知道這些廢棄物中有多少比例轉成回收商品,所以計算上,只要是有「再利用」,就算是有回收,可以算在回收率裡。

  這句話太玄了,所謂的再利用是什麼意思?

  只要是賣給下一個人就算是再利用。

  只要找到接手的下家,順利把手上的廢棄物轉出去,至於實際上有沒有回收再利用那不管,或是回收的東西賣到國外有沒有市場,那是他家的事。

  你一聽就知道這邏輯有問題,但不然你要環保署怎麼辦呢,而且,環保署天天都在接民眾的客訴、立委的關切電話,對於回收他的處理只能越綁越緊,為了嚴格管控,回收處理業者還得是個管制行業,才能統一監管。

  但是管再多,也只是像水管一樣,掐住了一端,而我們做為消費者,是另一端最大的漏水口,我們根本沒有足夠的知識全民參與這個複雜的系統工程,我們要嘛就是幫倒忙,要嘛就是做白工。

  下一篇,我們來具體了解一下回收工作到底什麼地方幫倒忙,什麼地方做白工。


本文同步轉載於風傳媒(標題 :每天認真做垃圾分類,都只是表面功夫?她道出台灣「回收率完爆外國」背後的真相) 以及 INSIDE(標題 :【綠色觀點】回收都是做假的?60% 回收率的「臺灣之光」陷阱真相)


延伸閱讀

1. 回收及廢棄物處理

2. 台灣垃圾回收率高 環團指定義模糊

還有更多

綠色帶路人的心底話

老屋綠改造,屋主觀念應與老屋同步翻新

【綠色帶路人的心底話】《全能住宅改造王》轟動一時,改造老房子,只要漂亮和便宜大碗就好?

綠色帶路人的心底話

PM2.5會影響幸福感,造成的影響相當於離婚痛苦的10%?

【綠色帶路人的心底話】昨日的新發明中,不會有今日新發明的線索。

綠色帶路人的心底話

你該避免的5大綠色創業陷阱

【綠色帶路人的心底話】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英國與德國隔海交戰,德國制定鷹日計畫,對倫敦和各大工業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