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藻类可以赚碳权的钱吗?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Photo by pexels)


  许多绿学院的专栏文章读者和会员都是聪明的商人,在《三分钟带你看懂绿碳、蓝碳、黄碳》上架之后,大家看懂暂时不能赚红树林碳权的钱,于是改问我:「老师,我打算把废弃的九孔池拿来养海藻,这样可以拿碳权吗?」

  有这样能举一反三的读者学生真是令人欣慰!还记得之前文章我整理的这张表吗,在蓝碳的部分确实有提到藻类与海草床。

项目 绿碳 蓝碳 黄碳

仓库位置
森林 红树林

湿地

藻类

海草床

沼泽地

深海底泥

海底沉积物
 
农田

泥炭地

黑土

草原

山地土壤

永冻土

旱地

科技土

都市土壤

储存二氧化碳的总量


非常多

很多

吸收二氧化碳的效率,也就是能力速度

很快

很快


方法学数量

还可以

不足

不足

取得碳权难易度


相当难

非常难

最容易取得碳权的仓库

一般造林树种的新植造林

红树林

没有特定对象,主要量测新增SOC来申请碳权

(表一) 三种自然方式减量的比较表 
资料来源:柳婉郁整理
 

  我们先来理解海藻和海草的差别是什么,以及它们各自的固碳能力。

  海藻,是住在海里的藻类,一般理解与常见的海藻是大型藻,就是餐桌上会吃到的紫菜、海菜、海带等,他们是结构很简单的植物,没有根、茎,不开花,也没有种子;海草则结构比较复杂,它们有根、茎、叶,会开花,也有种子,就跟陆地上的草没两样,只是它们住在海里。餐桌上不容易见到海草,因为它的纤维太多,咬不动。

  海草也跟陆地上的草一样,会吸收二氧化碳行光合作用,替海洋带来氧气,成群的海草生活在一起的大草原,就称为海草床,这是热带与温带地区海洋生态系重要的一环,各种鱼、虾、蟹、海龟、鲨鱼、儒艮等都会在这里进食,同时也提供海洋生物栖地、庇护所、育幼地等功能。对人类来说,海草床还具有沉降泥沙、稳固底质、防止海岸侵蚀、净化与改善水质的功能。

  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ited Nations Environment Programme, UNEP)估计,全球海草床可以捕集海洋沉积物中10%以上的碳,除了本身的吸碳能力之外,海草床还可以减缓海洋因为吸收过多的二氧化碳造成的海洋酸化问题。

  你可能会觉得这样看起来,海草的固碳能力应该比海藻强,不过如果透过人类活动计画性种植,就不一定了!每平方公里的海草床固碳能力是森林的两倍(注一),而海藻相较于海草可以快速培养、收获,生长周期快,固碳能力也不容小觑。

  而且,在藻类的世界里,有一种比紫菜还小、名字叫雨生红球藻的微藻,其固碳效果约为一般植树固碳的二十一倍(注二),其单位固碳能力大幅超过海草与海藻,但是要有足够大的面积养殖,才能有实质的减碳效益。

  国内最知名的案例当推台泥的微藻养殖,他们倒不是直接用微藻吸碳,用微生物来吸太慢了,他们直接把水泥制程中产生的二氧化碳捕集下来,运用在雨生红球藻养殖,这同时也是地表最强抗氧化物质─天然虾红素的主要来源,可以用来生产美妆保健品原料,你可能吃过台泥DAKA园区卖的虾红素冰淇淋,就是这套创意下的产物。

  虽然有案例,但关于能不能赚碳权的钱这个问题,恐怕要再次让你失望了!虽然利用藻类固碳的技术探讨很早就已出现,但因为过去全球暖化与气候变迁的议题较不受重视,因此藻类固碳的技术与应用相较于其他自然碳汇相当稀少,都没有相应的方法学可供企业投资养殖藻类获得碳权。

  生命起源于海洋,在全球人口仍然不断增加的现在,土地已经是稀缺资源,在气候变迁的压力下,环保与生存区域的拉锯将持续在世界各地上演,若能透过实践妥善利用蓝碳,也许能替我们人类开出另一条可能的零碳之路。
 

(注一)研究结果出自2012年Nature Geoscience公布的研究成果
(注二)在微藻产率40g/m2/day的基础下得出该研究数据

与我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