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他预言储能商机落点,今提出最大胆的净零排放国家战略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Photo by pexels)

  
  2019年写完《十个储能九个骗?正确辨别储能方向成为老司机》系列文章预言两年后的储能商机,因为疫情关系我较为低调,较少在产业活动中出没,窝居在台南减少外出,这段期间我看了纪录片《地球超负荷:抢救蓝色母星》(Breaking Boundaries: The Science of Our Planet)。刚看到片名时,我以为地球科学有了什么突破性的进展,后来发现其内容综论了人类在许多方面已经逾越了地球可以承受的临界点。这部片请到九十五岁高龄的大卫艾登伯格爵士(Sir David Attenborough)露脸作旁白,他以其一贯耳语般的叙述方式,摇头晃脑地道出了生态系统濒临崩溃的临界点,其中最关键的当然是绿学院感兴趣的碳排放议题。

  如果不是因为国际品牌商压迫台湾企业买绿电、做碳中和,这几年大家心中唯一的记忆一定只有新冠疫情,好在疫情让更多人反思,愿意为了环境采取行动,这也是我动笔写这篇文章的灵感来源。

工业革命的底层逻辑是化石燃料,这个底层逻辑已经让生态系统濒临崩溃,因此任何奠基其上的发展都称不上「革命」

  在人类历史中,除了两百年前的工业革命,以及后来1980年代勉勉强强的数位革命,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全新且被公认的产业革命。你可能觉得下一个革命是元宇宙,但是元宇宙再怎么神,没有化石燃料产生的电力供应,也只是谈资而已,离工业革命还远得很。

  工业革命的底层逻辑是化石燃料,使用燃煤推动蒸汽机改变了世界各国的竞争格局,也改变了很多国家的命运。很多国家往地下一挖就有石油,靠著老天爷赏饭吃,躺著就能赚钱,虽然不公平,却也决定了国际竞争的游戏规则。如果你的国家没有老天爷赏饭吃,也没有发展出围绕著化石燃料底层逻辑的技术,在上一轮的赛局中,你已经是个输家。全世界能掌握这些底层逻辑、进而用资本市场绑定全世界的,也不过十几个国家,那输家怎么办呢?继续排队缴费给那些贵族吗?

人类历史的第二次工业革命真正的落点将是永续革命

  答案很简单,也很困难:就是必须翻转工业革命的底层逻辑。能做到这个层次,才称得上是第二次工业革命。再生能源的发展算是一个很好的尝试,但这不过才刚起步,而且它完全服膺于既有的资本市场,称不上第二次工业革命。第二次工业革命真正的落点将是要能翻转工业革命的底层逻辑。

  当底层逻辑改变,也就是绿学院心中真正的绿色转型,就意味著需要研发大量的底层技术,如果国家掌握了这些底层技术,就有机会翻身,取得政治博弈的筹码,还可以进行国家ESG形象工程;生态系统也有机会翻身,因为人类活动过渡到低碳、零碳、甚至负碳。这是千年一遇的大机会,让我们有机会在新一轮的游戏竞赛中,取得游戏规则制定权。

  许多天真浪漫的文青相信下一轮竞争是有土壤、森林、水、粮食的国家会胜出,站在技术人的角度我只能残忍地说这仅仅是幻想罢了,因为当国家没有任何防身之术,下一轮的争夺,有这些资源的国家只是会成为明显的掠夺目标!

碳中和的本质是竞争,一场全球规模的博弈,领先者将能制定游戏规则

  其实美国前副总统高尔很早就提出永续革命,唐奖首届永续发展奖得主、挪威前首相布伦特兰(Gro Harlem Brundtland)也早就为永续革命做了完整的诠释,我们今天只是特别著重在竞争的面向。

  国家如是,企业亦如是。如果公司只是为了国际品牌商的要求而做碳中和,你的思维就落入了品牌商压榨供应链的循环,这是永无止尽的轮回;反之,如果你能洞悉谁在玩游戏、而谁在被玩,才有机会反手取得游戏规则制定权,甚至超前部署,例如成为绿能技术或负碳技术的翘楚。

  我在太阳能技术领域深耕多年,注意到很多所谓的技术路线,表面看起来是企业之间的竞争,实际上背后经常是大国阵营间的暗中较劲。因为大家都已经看懂了,只要谁的技术领先、谁的产品能快速普及、谁的碳金融市场最快建立,谁就拥有制定游戏规则的权力。减碳已经超越了环保爱地球的层次,绿色产业、产业绿化的发展将是一场全球规模的博弈。

未来的国家如果没有实力坐上掌握底层技术的大国餐桌,你就只能被放在他的餐盘上

  很多对新创公司的补助计画都异想天开地想要培养独角兽,培养下一个护国神山,忽略了台湾从来没有长期投资底层技术的思维。我们太过自满于台积电护国神山的成功,政府的施政和人才培养都严重倾斜,忙著处理现状,而没有投资未来,殊不知未来的国家如果没有实力坐上掌握底层技术的大国餐桌,你就只能被放在他的餐盘上。

  出于技术人的本能,我先上网搜寻了自 2001年1月1日至2022年3月31日止,标题为「FinFET」的论文发表数,并将结果整理如表一。FinFET的中文为鳍式场效电晶体,是目前半导体奈米制程的关键元件,也是台积电能称霸晶圆代工产业的关键技术。接下来,我又搜寻了同样区间,标题为「碳+捕捉」及「固态+电池」的论文发表数,并将结果整理如表二及表三。这三个表都忽略了跨国研究的合作计画,并以论文第一作者所属地作为统计。因为一个技术由学术研究走向商业化是一套固定的发展公式,虽然不代表有论文发表的研究就真的能商业化,但是比较这三个表可以明显看出,台湾在绿色技术的发展上严重失衡已经是不言而喻。
 

美国 台湾 韩国 中国大陆 日本 德国 法国 新加坡 澳洲
898 330 240 235 119 80 70 36 2

(表一)自 2001年1月1日至2022年3月31日止,标题为「FinFET」的国际论文发表数
资料来源:Web of ScienceTM Core Collection

美国 中国大陆 澳洲 韩国 德国 法国 日本 台湾 新加坡
1,272 1,108 294 269 239 118 113 68 65

(表二)自 2001年1月1日至2022年3月31日止,标题为「碳+捕捉」的国际论文发表数
资料来源:Web of ScienceTM Core Collection

 

中国大陆 美国 日本 韩国 德国 法国 澳洲 新加坡 台湾
1,731 679 660 350 254 79 73 72 44

(表三)自 2001年1月1日至2022年3月31日止,标题为「固态+电池」的国际论文发表数
资料来源:Web of ScienceTM Core Collection
 

公司要掌握千年一遇的大机会,培养出孙中山的胆子,助攻第二次工业革命

  我知道很多懂技术的人这时会接话了,台湾要长期投资在研发的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们也不应该再期待一个大有为政府。好吧,那我们退而求其次,从企业做起。我们认为公司要开始培养出孙中山的胆子。孙先生在革命时,国家已经积重难返,因此他想的绝对不是下一季的绩效奖金,他甚至毫不在意2050年自己是否还在职。公司如果能聚集在外表、生活习惯、为人处世的态度看起来相对传统、保守,但心态开放的一群人,当一个产业出现几家这种文化的公司,在必要的时候就有机会能超越文化和传统的束缚,不只是企业、产业转型,这才是真正的产业人才发展策略。

  你可能会说,不重视下一季的业绩,公司可能明天就会倒,我再多说一句,如果不思考下一个三十年,你接下来的三十年,就会演变成每天都要担心下一季的业绩。人类进步的动力来自于一代又一代人经由思维的提升、技术的演进、资金的到位等,最后在市场上实践的过程。这是千年一遇的大机会,愿我们有机会助攻第二次工业革命,并在新一轮的游戏竞赛中,取得游戏规则制定权。

 

碳中和 净零排放 碳中和

与我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