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每天做回收都是做白工!?你我都掉进「台湾之光」陷阱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上一篇《我们每天做回收都是做假的!?你我都掉进「台湾之光」陷阱》我们谈到回收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对政府来说,使用严格的监管策略同时意味著容易发生自己骗自己的行为,有著高回收率,却没有产生实质的效益。我们今天继续来了解我们自己又是如何使这个系统工程失灵的症结点。

塑胶回收有二大陷阱,会使回收成为假象

  首先,我们生活中产生大量的塑胶垃圾,我们会整包交给清洁队处理,他们看起来都很像塑胶,可是塑胶种类百百种,且还有清洗的问题,回收处理业者如果投入过多人力去处理,根本不划算,所以他们会要求清洁队先分门别类,清洁队又不是机器人,哪有时间处理,所以还是送去焚化炉烧比较快。真正最落实资源回收的,只有宝特瓶和牛奶瓶,因为这两类东西成分比较单纯。

  塑胶回收有二大陷阱,会使回收成为假象。一个是塑胶的「交往对象」复杂,塑胶可能沾到黏踢踢的油脂或异物,回收了也等于没有回收,还是会被挑出来送去焚化炉烧。第二个陷阱是塑胶的「成分」过于复杂,各种不同的塑胶材质回收的处理方式也不一样,大家不能全部混搭在一起,更不要说有些是混合材质,例如品客洋芋片罐子又有塑胶,又有纸容器,又有一片看起来像铝的底座,难不成要消费者拿刀片割好再回收?

  最惨的就是用意良好的生物可分解塑胶例如PLA,他虽然也在塑胶家庭里,但他的回收处理方式完全不同,PLA是掩埋到土壤里会自然分解,按理说他是环保材料,但是现在我们垃圾几乎都不掩埋,一般消费者谁分得出谁是谁啊,全部都给你丢到塑胶回收,最后PLA完全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环保效果,全进了焚化炉。

厨余回收也很容易白做工

  再来讲厨余回收,我们很多人可能根本没在家里开伙,甚至分不清楚厨余还分生厨余和熟厨余。环保署理想的规划是,生厨余目标在回收后,送厨余堆肥厂制成肥料和培养土;而熟厨余则主要送进猪的胃里。我们很多人搞不清楚,看到有桶子就全部倒进去,全部送作堆,于是很多都还是送去焚化炉烧,实践循环经济的,只有机关团体、社区大楼用整包方式卖给回收业者的才有机会真正回收。我都还不好意思讲到餐厅和夜市产生的厨余和废油哩。

纸类回收也有二大陷阱,让我们常常会帮倒忙

  纸类回收则做得很不错,因为分选技术的改进,现在回收纸基本上都可以卖给国内的公司,继续进到循环圈内使用。

  不过纸类回收也有两大陷阱,第一是我们大多数人以为纸餐盒、纸杯、外带咖啡杯、铝箔包这几样东西看起来都很像纸,会把它丢进纸类回收,但其实这些东西为了隔离油或水,外面都贴上防水塑胶膜(PE膜),可以回收是没错,但跟纸类的回收处理方式完全不同。就算是你很认真地分出「纸容器类」这类回收,只要你的机构或社区没有和回收业者对接,清洁阿姨∕伯伯晚一点还是会把纸餐盒这些全部丢进同一个大垃圾袋里,送去焚化炉烧。

  另一个陷阱就是感热纸的纸本电子发票,纸本电子发票这几年才开始流行起来,大家还搞不太清楚那是什么材质,摸起来很像纸,那就把它丢进纸类回收吧。可惜它也不是纸类,以后纸本电子发票兑完奖之后,请直接丢一般垃圾。

  消费性电子产品的回收,由绿色和平组织领军,给予几个品牌大厂很大的压力,必须在当地提供回收站,例如你若拥有苹果手机,你将可以送回苹果专卖店回收。

  回收这件事没有简单的答案,看完这两篇文章,走出去你可能还是又买了一个鸡腿便当,但至少你可以得到三个知识升级,帮助你开始练习在真实世界里作复杂的决策。

  1. 回收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对政府来说,使用严格的监管策略同时意味著容易发生自己骗自己的行为;对我们消费者来说,我们必须具备足够的知识,才不会帮倒忙。
  2. 与其寄望回收处理业者认真执行回收,我们倒不如从自己源头减量开始做起,如果你想要做更多,就学习绿色和平组织的行事风格,客诉会议主办单位,直到全国的研讨会全部都真回收为止。但也不需要过于执著,真的没办法吃了也就吃了,宁做真小人,不做伪君子。
  3. 回收技术或新材料的研发,一定要紧扣实际的应用场景,并具备产业生态的全局思维,否则长期下来仍是做白工。

 

注:

1. 独立特派员 第472集 (纸容器回收记)

2. 独立特派员 第433集 (厨余的旅程)

3. 再生纸真的比较环保?

循环经济 塑胶回收

与我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