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塑不只是Cost Down这么简单!饮料店、咖啡馆、低卡便当店需要知道的事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图片来源:中央通讯社)

  拜读《5个假掰文青减塑行为,你中了几个?》,感觉真是一针见血地说出了许多人的心底话,无怪乎这篇文章上架三天就破了去年(2018)绿学院专栏排行榜第一名创下的纪录。我看了一些网友的留言,发现大致上分为三派,一派把文章当成是继续使用传统石化塑胶的藉口;一派则拥护塑胶回收,希望政府把塑胶回收做好,就不需要生质塑胶了;另一派则是对生质塑胶仍有所期望,但也同时提出许多疑虑。

  以上这三派都非中庸之道,因为创新的赛道上,一定是有多个选手,在经过激烈的竞争之后,因为技术、市场、资本甚至政治的支持有些选手会胜出,有些选手会败下阵来,现在的塑胶大战正是如此!

  为什么你需要看懂这场赛局?作为一个消费者,你不会想要付出健康和医疗费只为了用塑胶制品;而如果你今天开饮料店、咖啡馆、低卡便当店,甚至餐厅、超市、量贩店等零售品牌,对这场赛局的敏感度可能将改变你的品牌形象,甚至反超你的竞争者,减塑绝对不是「刚好可以Cost Down」这么简单而已。

  为了帮助你正确判断赛局,我们今天将以技术的角度补充《5个假掰文青减塑行为,你中了几个?》中没有时间展开的论点,其实之前的文章《环保流言终结者—生物可分解塑胶真的比较环保吗?》也谈过一部分,欢迎你回头复习。

全球开始疯禁塑并不是因为我们多想要减碳,而是发现塑胶竟然会被我们吃下肚子里!

  虽然由于生质材料(或称为生质塑胶)的碳足迹普遍低于传统石化塑胶,因此发展生质材料确实会有助于降低温室气体的排放(注一),但其实这场材料大战的目的并非为了减碳!因为全球每年石化塑胶的生产及焚化燃烧,占温室气体排放量约4.8%,老实说比它严重的来源多的很,并没有迫切的需要为了减碳而替换材料。

  但是当我们发现,我们的食物链已全面被塑胶入侵,海鲜、盐巴、饮用水、乃至于空气中都验出塑胶微粒的存在,这可就成为健康问题,非常迫切且必须赶紧找到解决方案!

  这也就是为什么欧盟一开始全力支持生质材料,最近却开始出现疑虑的声音,有些地方甚至开始踩刹车,因为大家用放大镜检视生质材料,发现它也没有解决迫切的健康问题。

疑虑一:生质材料家族之一的生物可分解塑胶,在自然环境中若分解不完全,形成碎片,也可能造成生态危害

  因为生质材料发展的时间很短,这部分目前缺乏深入的研究,不过以技术的角度来理解,组成为生质材料的单体,通常是生物可利用的物质,例如生物分解PLA材料时,通常会生成常见的乳酸或其寡聚物,然后再被转换为二氧化碳、甲烷或水,因此从基本原理来判断,其被完全分解所需的时间较短,生质材料不会发生如传统塑胶的塑胶微粒或碎片带来的生态危害。

  不过因为一些特定材料例如PLA需要在50~60°C的高温及80%以上高湿度的特定环境下,例如堆肥、高温厌氧消化,才能完全被生物分解,在一般自然环境下,特别是低温的海洋环境中,其实分解速率还是相当缓慢,虽然比石化塑胶好多了,但就是跟想像中差很大!

  从技术的角度再往深一层讲,其实生质材料种类很多,不是只有一种PLA,如同石化塑胶有1至6号的分类,PHA、PGLA、纤维素等材料所生产的生质材料,有研究证实可在海水中被微生物所分解。不过,生质材料在海洋中的分解能力,仍会视地区或海洋环境的不同而有很大的差异,例如公认具海洋可分解性的生质材料明日之星PHA,在热带海域中可能只需要3个月就完全被分解,但在寒带海域中,由于海水温度偏低,其完全分解的时间可能要增加10倍之久。

  但是话说回来,你本来就不应该期待海洋可以吃下所有材料,对吧?跟土地不同,海洋本身就不是个适合生物分解的环境,且影响变数太多,因此海废问题仍是要从避免塑胶进入海洋的管理著手,就跟废水处理一样,源头减量才是王道,管末处理永远是最后、最不得已的做法。而对于不易管制的排放管道,例如美容化妆品用的微粒、衣服纤维易随著废水处理厂排放水流入海洋,则可考量逐步改用上述具有海洋可分解性的生质材料取代。

  对于海废,我认为是相当值得探讨的问题,但不应该是生质材料发展的限制。

疑虑二:生质材料拿去焚化炉烧,难道就没问题了吗?还不如把塑胶回收做好,少用一点焚化炉

  同样用PLA这个材料举例,PLA的热值约4,050kcal/kg,若送进焚化炉发电,以保守的发电效率20%计算,每公斤PLA大约可生产1度电,因为PLA的原料来自于植物,燃烧后产生的二氧化碳不列入温室气体排放量,所以相较于火力发电,可减少0.918公斤的二氧化碳排放,所以烧生质材料,是一种绿电哩。

  更重要的是PLA的灰分非常少,因此燃烧PLA不会显著增加焚化炉的底灰量,同时也有研究显示PLA燃烧后不会产生有毒的物质。

  对于期待塑胶回收能解决所有问题的朋友,以技术的角度来看,回收也得老老实实遵守物理学的两大基本定律,塑胶回收后物性就会开始劣化,因此常只能送到比较低阶的应用场景里,不然就是还要混掺其他材料提升物性,如此塑胶的组合更为复杂,回收再利用的用途会越来越受到限制,所以塑胶回收直接利用是不可能做到完美的封闭式循环。塑胶回收仍然值得做,但还是要有其他循环利用的选项才行,这时,生质材料就是一个较好的选项。

「好塑胶」是相对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完美的材料,我们只是在时代里做了选择

  有些人担心生质材料技术是否有瓶颈无法突破,这些都多虑了,生质材料唯一的问题就是跟当年的太阳能和风力发电一样,就是太贵了!例如PLA及PHA的市场价格分别是PE、PP塑胶的2~3倍及4~6倍,不过可以预期的是,随著技术升级及市场规模扩大,生产成本会逐渐降低,这时若再有政策工具配合,能将石化塑胶造成的外部成本或生质塑胶循环利用的价值,也列入生产成本的计算中,则生质塑胶与石化塑胶的价差也会缩小。

  对于生质材料怀著既期待又怕受伤害的态度是可以理解的,让我用一部科幻电影《绝地救援》(The Martian)中男主角挣扎想要从火星返回地球的台词来比喻吧,「当一切越来越糟时,你只能坚强地面对,你要嘛屈服,要嘛反抗。你只要开始进行计算,解决一个问题,解决下一个问题,解决下下个问题,等解决了足够的问题,你就能回家了!」

  推动生质材料正是如此,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完美的材料,塑胶也是,生质材料也是,我们应该要做的,就是开始动手解决问题!

(注一)​Strategies to reduce the global carbon footprint of plastics

生质材料 生物可分解塑胶 生物基塑胶

与我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