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祝世界地球日,就表示你爱地球了吗?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节能,世界地球日,公民节电,爱地球,夏至关灯,循环经济,绿色创业,能源创业,三生万物,永续,永续经营,绿色企业,企业社会责任,CSR,人力资源,全球暖化,找工作,绿色工作,环保议题,征才,绿色人才,二氧化碳,绿色经济,影响力投资,社群,网路社群,绿领,eco friendly,聚会

图片来源:FlickrJack View

  最近刚过完世界地球日,许多环保团体纷纷发动了各自的「爱地球」运动,其中最为人所知的大概就是「关灯」或「不插电」活动。但这些活动的成效如何?热闹一个礼拜后真的节能又减碳了吗?

  我曾长时间参与大规模公民节电行动,花些时间审视其意义与成效,有些诀窍值得跟各位分享,让未来的节能减碳能成为有实际成效的活动,而不只是浪费几个亿公帑的口号。

  先就台湾整体情况而言,尽管节能不完全等于减碳,但仍是重要的因素,因为台湾98%的能源来自国外,又有超过70%以上的人口住在都市,90%的时间在室内活动,节电可说是节能减碳的关键因素之一。

  我参与的前期活动可从2005年由民间组织所发起的「夏至关灯活动」开始说起,是为台湾公民节能减碳的滥觞。第一年的关灯活动即以关掉台北的地标101大楼外灯引起注意,第二年台湾各县市桥梁、高铁车站纷纷响应,第三年连结邻近都会如澳洲、日本、中国等大都市活动。

  台湾的用电需求,在夏至之后,因冷气机使用进入高峰,因此关灯活动重点在于节日仪式的概念,只要每年的六月二十一日的夏至一到,家里关灯往户外走,公共照明关灯一小时,住都市的民众就近到不开灯的公园,欣赏星空或不插电的音乐会。

  虽然后来因为某些因素,这个活动后续转为澳洲主导的四月份地球日活动,降低了北半球调降用电尖峰的意义,但这个活动的概念仍是值得用于未来的各种设计概念,它应用了当今国际间最流行的「需求管理(Demand Response)」,藉由集体仪式,转移用电需求高峰,减轻电力公司无限供电的压力,如同不能用无限扩充道路面积来解决交通壅塞,而是在用路尖峰时刻分流车辆,降低使用高峰。

  第二类是由政府机构率先启动节电行动,作为民众表率的活动。传统上,地方政府大都由环保局主导公共节能减碳,其他同行单位视情况配合,此举难免缺乏强制力道。

  在郝龙斌主政台北市政府的时代,从2007年开始,以节能成效做为公务员考核的一项依据。将基准年设定为2006年,所有直属市府机构每年目标比前一年省电2%,每半年考核一次,如未达目标则影响公务员考绩。在市府六万员工共同努力下,七年来,目标减少总用电量的14%,几乎所有的单位都能持续达到目标,实际上省下约18%,共节省了4.4亿度电,约是13亿的公款,合算为台北市各级学校263所学校2.5年的耗电量。

  这个节能减碳行动成功的关键,在于机构内设定合理有用的检核机制,并以数据管理,持续进行多年,成为组织内惯常行为。如果台湾所有的行政机构都能比照台北市政府,当台湾的行政机构能够节能14~18%的用电量,我们在于是否新设电厂的议题上就更有筹码。

  除了台北市政府之外,2016年宜兰县政府企图以能源转型达到节能减碳目标,也有了初步的成效。前县长林聪贤射出能源转型三把箭:再生能源倍增、社区集体营造与能源自主管理。2016年,宜兰县有2,030户进行住宅节能诊断,透过住家用能盘点诊断,了解家庭用能现况,进而找出可自发节能的方法。在第一个阶段,已经收集到宜兰2,000户可充分代表宜兰住宅建筑型态、家电设备与用电行为等的资料库,主事者可用此大数据资料库,拟出后续有效的节能行动。

  过去在面对广大的公民,只能使用单向宣导的方式,而宣导又限于资源有限,很难长时间有效的进行,遑论成为民众的习惯。因此这个活动的关键在于「回馈」,当参与的公民能够提出行动,对其省电省钱的成果就会产生感染的涟漪作用。宜兰的住宅节能诊断行动,必须持续进行才能彰显和评估其成效,但至少目前已经有节电75%的家庭案例,和上述提到的具体成果。

  我们都知道,群体力量的充沛性,连小孩子打架都知道要呼朋引伴才会打赢,但实际上难在如何启动,再成为风起云涌的力量,并持续不断,特别是环境事件是连锁事件,往往一个好的开始就会引起一连串反应,而初步没有好的成果也难以说服别人再继续。

  因此,节能减碳是真?是假?我会说它可真亦可假,综合以上的案例和个人经验,关键就在于设定检核机制和持续回馈,往正确的方向努力,才能聚集力量,达到扭转全球暖化的目的。

与我们同步

相关文章

真正的投资功夫,其实在投资的后面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影响力投资需要改变心态,而不是改变方式。现阶段,我们的祕诀就是关注是否发挥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