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未来人还准!5个世界趋势观察重点大公开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Photo by: OECD Development Matters

  前阵子一位绿学院的绿色带路人私讯分享《未来人KFK对未来40年的预言》,据说跟美国满天飞的阴谋论一样红,人人都私下观看及分享。里面对于未来地球环境的描述,除了战争之外,基本就是说,延宕气候行动将造成人类社会巨大的成本,包括对生命和生活、商业活动、经济和社会体系所造成的巨额损害。未来人花这么大的力气穿越到当代,就是提醒我们要开始行动,因为最大的成本,就是不做任何事的成本。

  这还需要未来人来说?!无数人包括我、绿学院、联合国秘书长António Guterres,甚至大宝法王、达赖喇嘛都说过类似的话,奇怪的是,效果都没有KFK强,而且这是一个甚至无法验证是否为真的人。

  为什么?

  因为当真相的复杂性超出了我们一般人的理解能力时,我们更期待一个未来人、一个阴谋论,只要按下快捷键,简单的答案就会跑出来。

  因此,我这篇文章,将试著用快捷键的方式,教你如何从诡谲难测的世界局势中,找出对你我发展有影响的关键问题,光知道什么是未来还不够,还要知道未来什么时候来,我整理出五个观察重点,

观察重点一:新冠疫情的冲击与绿色复苏

  英国为炒热主办COP 26的声势,在2019年底就宣布2020年为「气候行动年」,承诺修正气候变迁法,并豪迈地提出「净零排放」的倡议,因此激发了多起新倡议等待闪亮登场。然COVID-19横扫全球,不仅夺去数十万生命,而且瞬间对人类发展指数(注一)、实质GDP造成石破天惊的巨大冲击(注二),更激发了地缘政治的利益冲突。能源作为政治博弈的筹码,最近造成国际能源价格大跌,在此同时,COVID-19却使能源需求骤减,如此混沌多元的能源市场冲击,为全球温室气体减排和再生能源发展埋下更大的不确定性。

  疫情爆发,市场需求放缓,人们不再无止尽消费,有些人甚至停下来思考人生的意义,这使企业面临巨大的压力。现金流趋紧、供应链中断、市场供需普遍下滑,多数企业上半年营收明显下降,三分之一的企业现金流承受期限不足一个月。(注三)

  这波疫情对第三产业的打击最大,尤其是旅游业和餐饮业受到的影响最为严重,对第一产业(农业)的影响最小;对第二产业(制造业)的主要影响则取决于复工复产的进程问题。可以预期的是,后疫情时代的绿色复苏(green recovery)策略,必将成为各国亟待解决的问题,亦将成为COP 26的主要议题之一。

  面对这样的变局,经济社会的各层级决策者,从个别企业到中央政府,应该如何应对?例如,企业在产品研发与设计、员工工作方式与效率、商业模式创新、供应链与风险管理、新商机的开发等方面的思维势必不同往昔,绿学院七月份的产业小聚还会深入分析。

观察重点二:2020美国总统大选

  美国现任总统川普在2017年宣布退出气候变化纲要公约(UNFCCC),但全球性的协定可不适用「七天不满意退货」,要等2020年11月才能生效;而2020正好又是美国大选之年,关键的问题是,如果川普连任成功,美国可望如愿退出协定;如果俄罗斯和沙乌地阿拉伯也表态支持,其结果无非宣告全球减排目标的不可及。如今川普又宣布退出世界卫生组织(WHO),不管后续的主张与动向为何,不可否认的是,此举再一次对国际社会应对气候变迁及其影响人体健康的风险,在「地球村伙伴关系」上多加了一层障碍。

  然而,值得关注的问题是,川普的政策主张如果遂愿,对于全球所追求的环境冲击脱钩、资源脱钩、以及福祉脱钩(wellbeing decoupling),究竟是福还是祸,恐怕尚不足以下定论。

观察重点三:国家自主决定贡献NDC提报频率由每五年一次缩短为两年

  COP 24 (2018)在波兰达成一项新的共识,据此,每个国家应提交的「国家自主贡献」(NDC)报告,自2024年起将从巴黎协定的每五年一次,改为每两年一次,而且必须呈现所采取的具体减排举措。这种频率只对于特定国家(如排放大国、或减缓策略有弹性及其操作空间大的国家)才有意义,对于台湾来说,在短短两年内能有的新作为与绩效,应该不会有太大变动,即便推动了减缓与调适策略,效果也不见得在两年内显著呈现,充其量只是徒增一些撰写报告的准备庶务。

  问题是,一旦「净零排放」成为COP 26的结论,国内所必要的减排目标与应对策略在未来的NDC应该如何呈现?《温室气体减量及管理法》的2050减排目标或阶段性减量目标是否需要随之加严,执行进程是否需要加速?凡此问题,都需要兼顾多层面向,进行更审慎的评估和长远的规划,切忌一再偏执一方思维。

观察重点四:公司、银行、保险业者、及投资人是否愿意调整他们的商业模式和投资期待,ESG是否有机会成为主流

  英格兰银行在2020年2月宣布启动「COP 26 民营金融议程」,协助民营金融机构支持全球经济转型,迈向温室气体「净零排放」的经济社会。专业融资决策必须考虑气候变迁的问题,包括气候风险揭露、风险管理及投资回报等,都得纳入考量,以协助开发中国家融资经济社会的转型,实现净零排放的境界。因此,每一个公司、银行、保险业者、及投资人都需要调整他们的商业模式和投资期待,为低碳世界尽一份心力。

  虽然目前已有绿色气候基金(Green Climate Fund)及调适基金(Adaptation Fund),但COVID-19大幅地扩大了气候变迁的脆弱度(vulnerability),提高了气候行动的成本,因此帮助开发中国家走上永续及气候友善的发展路径,提供必要的气候金融是他们最需要的支持。这也代表全球在后疫情时代实现绿色复苏的关键性驱动力,将带给下一代安全,并在这过程中发展新且清洁的绿色产业,创造工作机会。

观察重点五:「净零排放」的成本技术与经济可行性

  首先,我们要了解为何是「净零排放」而不是「零排放」?简单的说,净零排放就是考虑到一个国家需要而且拥有足够的机会和空间操作「挖东墙补西墙」的策略性政策,或者境内有足够的潜力以再生能源替代化石能源。

  净零排放并不是每一个国家都能做到的命题。以台湾为例,在弹性机制及国际减量合作受限、能源供应系统孤立无援、再生能源占比有限的情况下,要实现净零排放,几乎形同缘木求鱼,除非相关的限制有解脱的机会。

  其次,常言道:「顾佛祖,也要顾腹肚」,因此,即便净零排放在技术面可行,但我们不得不问:需要付出的代价究竟有几何?已有许多评估报告指出,为在2050年达到「净零排放」的目标,碳价在2020为£40〜100 /tCO2,2050年则涨至£125〜300(平均为£160)(注四)。这样庞大的支出,我们负担得起吗?

  再者,《温室气体减量及管理法》通过后所运用的经费均来自空污费的挹注,然而适用期限即将到来,未来的财源目前还是充满不确定性。目前环保署正在研拟开征「碳费」的可行性,再加上对用电大户的再生能源管制,是否必然确保企业绿色竞争力的提升?

  此外,台湾在地方自治条例下,垂直沟通及政策调和与执行的问题日益严重,再加上《原住民族基本法》,无不为资源整合利用和政策调和增添不少「国中之国」的困扰。因此,对于后巴黎协定与后疫情时代的挑战,我们必须考虑自身的条件和能量,在事前创新独立自主的倡议,但凡国际的新倡议,我们可以闻鸡起舞,但不必总在事后以追随者的身份与狼共舞。

  下一篇,我将带你从个别企业的角度来看,如何评估并参与可能的绿色复苏振兴策略。

(注一)见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的评估报告:《UNDP (2020b), COVID-19 and Human Development: Assessing the Crisis, Envisioning the Recovery》

(注二)见国际货币基金会(IMF)的评估报告:《World Economic Outlook: Chapter 1, The Great Lockdown》

(注三)2020年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针对中国大陆企业进行的新冠疫情影响问卷调查分析

(注四)请参考Ackerman and Stanton (2012)、Moore and Diaz (2015)、Burke at al. (2019)等

与我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