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能效分级即将上路,房屋增值潜力看好!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图片来源:九典联合建筑师事务所 Bio-Architecture Formosana 官网)

  前两个月因为疫情大家宅在家时间多了,白天冷气用电量也随之增长,不少人收到电费后晴天霹雳,明显感受到温室效应造成的生存压力。

  随著国际净零排放的压力,以及欧美碳关税号角响起,我国政府继《温室气体减量与管理法》后,也赶著提出修正草案,积极研拟台湾净零排放计画,我协助内政部建筑研究所制定的「近零能建筑政策」也即将上路。

误会了!全球温室气体排放大王不是工业、运输而是它?

  根据我长年辅佐政府推动建筑节能政策,以及建立建材碳排资料库、建筑碳足迹评估法的经验,我敢说建筑要达到碳中和是非常严峻的挑战。根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2020年的UNEP报告指出,2019年建筑耗能占了全球总耗能35%,温室气体排放更高达总量的38%,甚至高于工业部门和运输的总排放量。因此降低建筑产业的碳排与耗能,是达成净零排放必经之路。


(图一)2019 年建筑部门占全球能源消费及碳排放比例
资料来源:UNEP(2020)

迈向净零排放,建筑耗能怎么计算?

  然而,建筑碳排、耗能怎么计算?办公室空调、厂房里的生产机具、屋顶加装的太阳能板,这些设备的碳排或耗能,是否也要列入?打开绿建筑研究报告,思绪却被近零能建筑、净零能建筑、超低耗能建筑、零碳建筑、碳中和建筑等五花八门的名词带到云深不知处。

  为了帮助大家厘清自己在这张零碳路径的差异,我收集了目前流行于市与「零能建筑」、「零排放建筑」相关的专有名词,并列出通用的定义,大家可以从下表中理解这些相近的名词,在定义与计算的基础上,还是有些差异。

零排放建筑
ZEB
Zero Emission Building
生命周期零排放(零温室气体排放建筑)
Life-Cycle Zero GHG-emission Buildings
「碳排」是指单一CO2气体排放,「排放」是指更广泛的CO2、CO、SO2、CH4等所有温室气体GHG之排放

所谓「零排放」通常指建筑躯体建材与使用能源两部分合计之CO2、GHG之零排放。所谓「生命周期零排放」则是「零排放」之范畴再加上运输、施工、拆除、废弃物处理等范畴的零排放。零碳排、零排放、生命周期零排放依序是一阶比一阶更周延、高调的环境冲击评估
零排放(零温室气体排放)建筑物
Zero GHG-emission Buildings
生命周期零碳排建筑
Life-Cycle Zero Carbon-emission Building
零碳排建筑或碳中和建筑
Zero Carbon-emission Building or Carbon Neutral Building
零能建筑
ZEB
Zero Energy Building
产能建筑
Positive Energy Building
建筑物全年生产能源大于其于消耗能
净零一次能源建筑
Net Zero Source Energy Building
考虑一次能源能耗(包括电力、热力系统的损失)的条件下,建筑全年可再生能源产能等于或大于全年用能
基地内净零能建筑
Net Zero Site Energy
以现地计算范畴内,全年生产能源至少等于使用能源的建筑物
基地外净零能建筑
Net Off-site Zero Energy Building
纳入基地外购绿能计算范畴,全年生产能源至少等于使用能源的建筑物。
净相当零能建筑
Net Zero Energy Equivalent Building
零能建筑或净零建筑
Zero Energy Building or Net Zero Building
无特别界定基地内外、能源范畴,全年生产能源至少等于使用能源的建筑物
近零能建筑
NZEB
准净零能建筑
Net Zero Energy Ready Building
基地内具有再生能源设施,且比一般节能建筑更高能效之节能建筑物
近零能建筑
Nearly Zero Energy Building
超低耗能建筑
ULEB
超低耗能建筑
Ultra-low Energy Building
能效高于一般节能建筑之节能建筑物
被动式房屋或被动式建筑
Passive House or Building
尽量以建筑结构设计节能的超低耗能建筑,以住宅为主流

(表一)各种零耗能、零碳相关的建筑名词内涵整理
资料来源:林宪德

       尽管这些专有名词令人头昏眼花,且常常被张冠李戴,但其实这些新名词是由NZEB近零能、ZEB零能两大类别再细化延伸,因此接下来我会带大家理解NZEB、ZEB在概念或是政策上的差异,帮助大家理解当今全球推动建筑节能减碳的浪潮。

「近零」与「零」的距离

  从全球之发展时序来看,乃是NZEB (图二)首先起源于欧盟,接著北美的美国、加拿大则改换更鲜明的ZEB旗帜以发展其零能路径。但目前大部分的亚洲国家如台湾、日本、中国大陆、阿拉伯联合大公国则还是沿用较保守的NZEB为政策,踏实地迎向零能建筑的潮流。

  然而我认为,尽管NZEB、ZEB的口号不同,但除了法令的强制度,在政策与执行方法上却无两样。欧洲建筑能效法令EPBD要求欧盟会员国「尽其所能」将建筑耗能降至很低的水准,再「尽其所能」导入再生能源量以达接近零能之水准而已,其中再生能源并无强制规定,只是「尽其所能」各自解读,量力而为了。


(图二)欧盟NZEB的概念
资料来源:European Union 2015

  以美国、加拿大为主的ZEB (图三)宣告,建筑必须先以「高能效」设计缩减其能源需求,再以「绿能」来达成零能之境界。ZEB虽可强化建筑节能法令,强制要求建商提出高于当前建筑的能效设计,但法令须顾及现实考量,难以一次到位。若希望2030后的新建筑能实践近零能建筑,仍须借重政府或民间环保机构以自愿性、宣示性行动,要求建商、建筑设计师,积极超越节能法令规范,设计更低耗能的建筑。

  ZEB虽然以「建筑基地内生产绿能大于建筑使用能源」为口号,但绿能科技是独立于建筑外的技术与投资,在建筑行政上还是以建筑的高能效设计为焦点。


(图三)北美ZEB的概念
资料来源:Cortese A., Lyles M., 2020

我国即将上路的建筑能效标示制度,住宅类建筑必须节能至少40%,非住宅类建筑则要达到50%的节能水准

  为了因应我国政策之需,我协助内政部建筑研究所采用欧盟的建筑能效标示制度。

  目前研拟的近零能建筑政策,是以我国绿建筑制度启动之2000年为近零能建筑之计算原点。建筑物想要获得绿建筑标章,必须达到20%的节能水准;想要获得近零能建筑认证,住宅类建筑必须节能至少40%,非住宅类建筑则要达到50%的节能水准。

  内政部建筑研究所同时仿效欧盟EN 15217(2007)标准,设立1~7等级的建筑能效标示。此外还有「1+」,作为近零能建筑NZEB的标示。评估时会先算出建筑物平面的「耗能密度(EUI)」介于哪一尺度,接著依建筑物的节能技术计算出能效得分,绿建筑的最低标准为50分,想获得近零能建筑认证,得分必须达90以上。

  经过评分计算后,就可得知建筑能效层级,我们将标示分为新建建筑(图四)与既有建筑(图五)。从「新建建筑之能效标示」可得知建筑完工时的节能效率,但效能评估只采用理论模拟,不需验证实际耗能数据,目的是让建管单位管理新建筑的节能设计效率。「既有建筑之能效标示」则公告了实际节能效率。在计算上必须综合建筑外壳、能源设备、使用行为、营运管理等因素,并统计实际耗电量,这些数据也有助于政府未来管理、改善旧建筑的耗能。


(图四)即将上路的「新建建筑的建筑能效标示」证书
资料来源:内政部建筑研究所

(图五)即将上路的「既有建筑的建筑能效标示」证书
资料来源:内政部建筑研究所


能效升1级,房价增加4.3%

  自从家电产品的「能源效率分级标示」上路后,不少民众愿意多花钱购买有节能标章的冷气、冰箱等家电,除了环保的理由,长远来看省下的电费甚至高过产品的金额。待建筑能效标示上路后,我相信透过消费者的力量,将可带动建筑节能市场发展。

  欧盟2013年出版的一份报告(European Commission 2013),统计了执行建筑能效认证后各国的房价增幅。奥地利房价平均增加8%,租金增加了4.4%;比利时的房价提升了2.9-4.3%,租金也增加了1.5-3.2%;在法国的Marseille、Lille区的独立住宅,能效每提升一级,房价增加4.3%、租金增加3.2%。

  预计2022年起,绿建筑标示评估与认证将分阶段启动,我衷心盼望新制度可加速提高新旧建筑的效能,大幅减少温室气体排放量,让我国也能尽速提出2050年的碳中和承诺。

绿建筑 建筑碳足迹

与我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