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流言终结者—生物可分解塑胶真的比较环保吗?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上一篇文章《一篇关于生物可分解塑胶的脑补文》我们系统性地更新了大脑长久以来的过时知识,我们发现原来生物可分解塑胶只不过是生质塑胶家族三大成员的其中之一,「生物可分解塑胶」偏向取代一次性、抛弃性的塑胶制品;另一个家族成员「生物基塑胶」则比较耐用,可取代传统泛用塑胶;而年纪最小的「要能生分解、又含生物基的塑胶」,则是欧洲现在的当红炸子鸡。

  有趣的是,文章上架之后,有许多人留言他们都买过这些生质塑胶的产品,但是体验很差,东西不是烂掉就是破掉,我看了之后真是哭笑不得,因为这其中有好多好多误解。

  所以今天我们就来破除三个我们对生质塑胶的刻板印象,以及要如何从诸多「宣称环保」的商品中,避开地雷、挑出真真正正的好东西。

刻板印象一:生质材料没有自己的回收体系,最后还不是拿去焚化炉烧,说环保都是骗人的啦!

  有一种批评的声音是,台湾的回收体系并未包含生物可分解塑胶制品,因此当它们被丢后,非但不会被回收,下场还不是跟其他垃圾一样,被送去焚化炉烧、哪有比较环保?!

  好吧,我们把这个疑问拆成两部分说明应该比较好理解。

  首先,生物基塑胶除了来源含可再生资源(Renewable resources)而不全然是化石资源之外,其余都跟传统塑胶一样,举例来说:生物基PE跟传统PE、生物基PET跟传统PET是可以一起回收再制,不会有问题的。如下图,当我们从可再生资源(如:植物)萃取、转化而形成生质塑胶,再加工制造出塑胶制品,例如:用生物基塑胶作的耐久制品很适合重复的、长时间的使用,一旦不堪使用,透过现行的物理性回收处理,便可成为再生塑胶来循环利用。

  再例如那些生物可分解塑胶制品,理想中,他们最佳去处是随含碳废弃物一并进入堆肥处理,在这系统中它们非但不是垃圾,相反的,欧盟把此一处理定义成一种「回收」,因为透过有机转换,它们将成为具经济价值、可再利用的肥料。

  即便上述的生物基、生分解塑胶制品没能回收而是被焚化处理,也不会是种浪费,反倒透过质能转换将这些生质塑胶变成了能源。而不论是循环过程中所产生的养分或能量,终将透过种植而再次回到可再生资源身上,同时,循环过程所逸散出的二氧化碳,也会透过行光合作用而重新固碳回植栽。

  这个完美的封闭式循环将不再增加环境负担。要达成这个理想,必须仰赖更多样、更成熟的生质塑胶,虽然近年已有初步成果,但更多是待开发的,这从欧盟最新科研架构Horizon 2020中,对发展生质材料的重视便可见一斑,而商机也就隐藏于此。


(图一)生质塑胶的封闭式循环 资料来源:王舜弘


刻板印象二:台湾土地这么少,盖太阳能板就够可恶了,生质塑胶还来与民争粮!

  许多关心粮食问题的人士一听到高科技、生质塑胶就觉得反感,主张生质材料使用粮食作物,就是与民争粮。的确,现行技术中,使用玉米、马铃薯、树薯、或甘蔗这些富含糖类的作物来制成生质塑胶是最高转换率、低成本的做法,但这跟与不与民争粮却是两码子事啊!

  就拿德国经验来说吧,该国2015年研究指出,2014年全球生质塑胶总产能为170万吨,即使全部产出,所需使用的总农地面积为68万公顷,这占全球总农地面积50亿公顷的不过万分之一,生质材料的发展我们可以谨慎,但不必过度担心,否则不就掉入绿学院文章一直在讲的,「只谈感情不谈逻辑」了吗!

  更重要的是,科技并非静滞的,除了持续提升农作物的品质、产量、气候韧性、以及原料精炼的转换率,生质塑胶也积极地拓展替代来源,例如从藻类、木质纤维来取代,而未来最令人期待、含金量极高的,就是从农业废弃物中来提取,而这又是另一个循环经济的体现。

  若说当今社会有什么粮食危机,那也是人为操作的不均、而不是总量的不足啊。

刻板印象三:环保鞋一段时间没穿鞋底就碎裂崩解,生质材料的产品就是劣质!

  确实不少人都有过这种糟糕的使用经验,几年前我也买过一双「会解体」的环保鞋,因此能体会这种刻板印象的感受。不过我们上一篇文章就提到,每一种生质塑胶都有它适合的应用,例如:可分解塑胶既然强调快速分解,那你拿它去做需要耐久性的鞋材,不是自找麻烦吗?非但无法彰显材料的优势,反而让它变成商品的致命缺点。错的是谁?是不懂应用材料特性的产品设计者啊!

  目前台湾就充斥著未经检验、未取得认证而自我宣称可分解、可堆肥、天然环保的假制品,最常见到的伪冒种类有以下两种:

  1. 以传统聚乙烯(PE)塑胶为主,掺混有机或无机物:最常见的就是在PE中加入淀粉、纤维、或碳酸钙等,这类制品唯一的优点是降低化石资源的使用,但由于PE本身是不分解的,它并不能透过添加这些有机或无机物就达到可分解、可堆肥的条件,所以并不该宣称可分解的。
  2. 使用裂解剂(OXO)的塑胶制品:OXO是一种塑胶添加剂,制造商宣称只要添加少量的裂解剂至传统塑胶中,便可藉由氧气、阳光、热力和压力等相互作用,使传统塑胶快速分解。然而这说法在国外早已被证明不实,因为它的效果充其量就是把完整的塑胶给崩解、粉末化,但这反而会引发难以控制的塑胶微粒之祸,造成的污染远甚于随意抛弃。欧盟在2018年初已正式做出结论,吁请各会员国针对OXO添加剂进行管制或禁用,同时美国也有超过150个企业与团体正在推动禁用。
     

  看到这里你一定会想,生质塑胶在外观上与传统塑胶并不容易区分,那我到底该怎么办呢?其实,为了使消费者能轻松辨识,在国外针对生物基塑胶、生分解塑胶都已建立好专属的识别标章。下一篇,我们将针对国内外标章系统进行介绍,并比较不同国家的塑胶政策,藉此揭露当今台湾限塑政策的盲点,并提出改善的对策。

本文同步转载于风传媒(标题 :生质塑胶不能回收,根本是假环保?专家破解台湾人对生物可分解塑胶最常见迷思),Inside(标题 :【绿色观点】生物可分解塑胶真的比较环保吗?)

生质材料 生物可分解塑胶 生物基塑胶

与我们同步

相关文章

不要再说投资离岸风电,全民会损失九千亿了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发生了甚么,竟然让投资离岸风电,会损失九千亿? 细细研究原因来自于竞标价格的下...

相关文章

人民怕涨价、政府怕图利、企业怕费用,鬼岛的「均贫」思维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不学习和环境共存,不环保也不会有经济的时代已经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