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可分解塑胶真的比较环保吗?生质塑胶特性大公开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上一篇文章《一篇关于生物可分解塑胶的脑补文》我们系统性地更新了大脑长久以来的过时知识,有趣的是,文章上架之后,有许多人留言他们都买过这些生质塑胶的产品,但是体验很差,东西不是烂掉就是破掉,我看了之后真是哭笑不得,因为这其中有好多好多误解。在厘清误解之前,让我们快速复习一下上一篇的重点:

三种生质塑胶

  生质塑胶可视为以下三种塑胶类型的统称,

1. 生物可分解塑胶(Biodegradable plastics)
2. 生物基塑胶(Biobased plastics)
3. 含生物基的生物可分解塑胶(Biobased biodegradable plastics)


(图一)生质塑胶家族
资料来源:王舜弘


· 第一种生质塑胶:生物可分解塑胶

  强调在特定的环境条件下,可被环境微生物(microorganisms)快速分解,且其残留物(水、二氧化碳、生物基质)不会造成环境的额外负担。应用上偏向取代一次性、抛弃性的塑胶制品。

· 第二种生质塑胶:生物基塑胶

  不强调可分解性,但它可取代传统泛用塑胶,其成分中「部分」或全部,是源自于可再生的生物基质(biomass),例如淀粉、蔗糖、纤维、微生物合成等。应用上一些强调「耐久」的传统塑胶制品,正逐渐被不分解的生物基塑胶取代。

· 第三种生质塑胶:含生物基的生物可分解塑胶

  要能生分解、又含生物基的塑胶,是三种之中最为环境友善的,既具备可分解的特质、更要求原料来源需有一定比例属于可再生资源。是欧洲现在的当红炸子鸡。

  好,今天我们就来破除三个我们对生质塑胶的刻板印象,以及要如何从诸多「宣称环保」的商品中,避开地雷、挑出真真正正的好东西。

生物可分解塑胶刻板印象一:生质材料没有自己的回收体系,最后还不是拿去焚化炉烧,说环保都是骗人的啦!

  有一种批评的声音是,台湾的回收体系并未包含生物可分解塑胶制品,因此当它们被丢后,非但不会被回收,下场还不是跟其他垃圾一样,被送去焚化炉烧、哪有比较环保?!

  好吧,我们把这个疑问拆成两部分说明应该比较好理解。

  首先,生物基塑胶除了来源含可再生资源(Renewable resources)而不全然是化石资源之外,其余都跟传统塑胶一样,举例来说:生物基PE跟传统PE、生物基PET跟传统PET是可以一起回收再制,不会有问题的。如下图,当我们从可再生资源(如:植物)萃取、转化而形成生质塑胶,再加工制造出塑胶制品,例如:用生物基塑胶作的耐久制品很适合重复的、长时间的使用,一旦不堪使用,透过现行的物理性回收处理,便可成为再生塑胶来循环利用。

  再例如那些生物可分解塑胶制品,理想中,他们最佳去处是随含碳废弃物一并进入堆肥处理,在这系统中它们非但不是垃圾,相反的,欧盟把此一处理定义成一种「回收」,因为透过有机转换,它们将成为具经济价值、可再利用的肥料。

  即便上述的生物基、生分解塑胶制品没能回收而是被焚化处理,也不会是种浪费,反倒透过质能转换将这些生质塑胶变成了能源。而不论是循环过程中所产生的养分或能量,终将透过种植而再次回到可再生资源身上,同时,循环过程所逸散出的二氧化碳,也会透过行光合作用而重新固碳回植栽。

  这个完美的封闭式循环将不再增加环境负担。要达成这个理想,必须仰赖更多样、更成熟的生质塑胶,虽然近年已有初步成果,但更多是待开发的,这从欧盟最新科研架构Horizon 2020中,对发展生质材料的重视便可见一斑,而商机也就隐藏于此。


(图一)生质塑胶的封闭式循环 
资料来源:王舜弘


生物可分解塑胶刻板印象二:台湾土地这么少,盖太阳能板就够可恶了,生质塑胶还来与民争粮!

  许多关心粮食问题的人士一听到高科技、生质塑胶就觉得反感,主张生质材料使用粮食作物,就是与民争粮。的确,现行技术中,使用玉米、马铃薯、树薯、或甘蔗这些富含糖类的作物来制成生质塑胶是最高转换率、低成本的做法,但这跟与不与民争粮却是两码子事啊!

  就拿德国经验来说吧,该国2015年研究指出,2014年全球生质塑胶总产能为170万吨,即使全部产出,所需使用的总农地面积为68万公顷,这占全球总农地面积50亿公顷的不过万分之一,生质材料的发展我们可以谨慎,但不必过度担心,否则不就掉入绿学院文章一直在讲的,「只谈感情不谈逻辑」了吗!

  更重要的是,科技并非静滞的,除了持续提升农作物的品质、产量、气候韧性、以及原料精炼的转换率,生质塑胶也积极地拓展替代来源,例如从藻类、木质纤维来取代,而未来最令人期待、含金量极高的,就是从农业废弃物中来提取,而这又是另一个循环经济的体现。

  若说当今社会有什么粮食危机,那也是人为操作的不均、而不是总量的不足啊。

生物可分解塑胶刻板印象三:环保鞋一段时间没穿鞋底就碎裂崩解,生质材料的产品就是劣质!

  确实不少人都有过这种糟糕的使用经验,几年前我也买过一双「会解体」的环保鞋,因此能体会这种刻板印象的感受。不过我们上一篇文章就提到,每一种生质塑胶都有它适合的应用,例如:可分解塑胶既然强调快速分解,那你拿它去做需要耐久性的鞋材,不是自找麻烦吗?非但无法彰显材料的优势,反而让它变成商品的致命缺点。错的是谁?是不懂应用材料特性的产品设计者啊!

假的生质塑胶造成更严重的塑胶微粒污染

  目前台湾就充斥著未经检验、未取得认证而自我宣称可分解、可堆肥、天然环保的假制品,最常见到的伪冒种类有以下两种:

1. 以传统聚乙烯(PE)塑胶为主,掺混有机或无机物:最常见的就是在PE中加入淀粉、纤维、或碳酸钙等,这类制品唯一的优点是降低化石资源的使用,但由于PE本身是不分解的,它并不能透过添加这些有机或无机物就达到可分解、可堆肥的条件,顶多加速塑胶袋裂解成小片,但无法让塑胶消失,所以并不该宣称可分解的。

2. 使用裂解剂(OXO)的塑胶制品:OXO是一种光敏促进剂,制造商宣称只要添加少量的裂解剂至传统塑胶中,便可藉由氧气、阳光、热力和压力等相互作用,使传统塑胶快速分解。然而这说法在国外早已被证明不实,因为它的效果充其量就是把完整的塑胶给崩解、粉末化,但这反而会引发难以控制的塑胶微粒之祸,造成的污染远甚于随意抛弃。欧盟在2018年初已正式做出结论,吁请各会员国针对OXO添加剂进行管制或禁用,同时美国也有超过150个企业与团体正在推动禁用。

  看到这里你一定会想,生质塑胶在外观上与传统塑胶并不容易区分,那我到底该怎么办呢?其实,为了使消费者能轻松辨识,在国外针对生物基塑胶、生分解塑胶都已建立好专属的识别标章。下一篇,我们将针对国内外标章系统进行介绍,并比较不同国家的塑胶政策,藉此揭露当今台湾限塑政策的盲点,并提出改善的对策。
 

生质材料 生物可分解塑胶 生物基塑胶

与我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