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必须要懂的新商业革命时代:绿能共享经济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Fintech,金融科技,循环经济,绿色创业,能源创业,温丽琪,共享经济,市场机制,绿电,燃煤,环境贡献,环境成本,能源管理,碳交易,碳经济,三生万物,永续,永续经营,绿色企业,企业社会责任,CSR,人力资源,全球暖化,找工作,绿色工作,环保议题,征才,绿色人才,二氧化碳,绿色经济,影响力投资,社群,网路社群,绿领,eco friendly,聚会

  绿色经济和我们认知的经济究竟有何不同?我想这是很多人共同的疑问。有专家质疑,绿能根本不该享有那么多的政府补助,绿能企业应该要自己努力去创造市场价值,而不应该成为政府的责任。这种论调,是!也不是!

  每每听到此一论点,心中不免感叹,这真是一个专业上的盲点呀!特别是很多经济学家坚信自由经济才是正途,政府管的越少越好。从市场现况而言,绿能发电成本高,除核电外,煤炭发电成本最低;因此,绿能在现今市场上毫无竞争力可言。如果仅靠市场竞争,自行发展,绿能发展绝无可能,然质疑者认为高度补贴绿能,带来市场的扭曲和不公,导致政府财政的瓦解。如果循此思维,仅凭成本选择发电方式,我们应该到处盖煤电厂才对!但,煤碳发电真是我们社会要的吗?  

绿能带来环境贡献,全民共享,环境效益政府买单!

  如果有机会到日本韩国政府拜访,会很清楚的发现,几乎没有质疑绿能补贴的论调,因为大家的努力主要在于如何达成环境目标。虽然,政府应该要管多还是少,很难有定论,特别是失能政府的存在,管也管不好。但如果不是全球暖化议题,各国也不会推动绿能,绿能存在的真正价值是让人类有机会和环境共存,永续且优质的经济发展,带来经济和环境双赢。绿能的贡献,除了发电,就是环境,而环境的优质为全民所共享,就像良好的空气品质是每一个人都可以真正享有,因此,自然在环境的贡献上更应该由政府代表全民买单。

何止再生能源,能源管理系统也同样重要

  然而从全球暖化,二氧化碳减量和地方空气污染、雾霾等问题的观点而言,政府要支持的不只是再生能源而已,节能、储能、和能源管理系统等科技都能创造同样的效果,也都应该是政府支持的对象。

  因为智慧能源管理系统可以达到节能效果,特别是储能,可做到在电力离峰期电价低时利用电池下载电力,在电力尖峰期电价高时将电力释出使用,节省盖新电厂的成本。如果尖峰离峰电价的价差大些,就可以利用此一方法,同样达成节能所带来的减碳效果。因此,政府没有道理不考虑支持储能或燃料电池等系统,也没有道理不考虑利用电价的差别定价创造市场做起!从环境目标的角度而言,我国的「再生能源发展条例」是有必要重新检视内容,调整支持对象或重新定义其绿能,才能有效发展绿能或绿色经济。

补贴的背后,是对环境的贡献

  专业的盲点相当骇人,特别是大家仅重视价格和所得时,大多数的经济指标将偏向于远离理想社会的选择。从外表而言,很多时候,绿能、环境等商品和一般商品无异,但很多人会说绿能、环境商品比较贵,却忘记了「贵」的部分即是对环境的一份贡献!在这个动辄以价格高低选择采购的社会,我们有理由相信,环境和绿能商品很难受到市场的青睐,也很难有德国的奇蹟发生,让太阳能能够逐渐成为全球许多地区最便宜的能源类型。这种奇蹟,必须是政府的愿景和意志的展现。

  各国在发展绿色经济相关市场上,政府皆居于主导地位,因为任何新商品要进入市场并去被替代性,如绿能要能替代传统能源,成本必须具备竞争条件。然而,成本下降必须规模到达一定程度,让规模经济产生价格竞争力,甚至成本更低于传统发电方式,这种市场扩散效果,将带来产业的结构转型和具体升级。

绿色经济的迈向 多方参与的商业革命

  德国的故事告诉我们,政府有责任引导经济成长的方向。然而,如何做到让环境成为经济成长和产业升级的驱动力,是门学问。从近年来国际上商业模式的观察,可窥知一、二。例如,能源技术服务(ESCO)、共享经济的出现,即是社会组成份子所共同参与的渐进式商业革命。这其中的参与者包括:环境法令的现行义务者、环境节能的新企业家、金融业者、以及政府;参与者为了履行环境义务,共同寻找有效、创新的活动来达成环境、经济和发展三赢的境界。市场上对于这种新型态的商业模式,有个相当有趣的流行术语,称之为「羊毛出在狗身上,猪付钱」,颇能贴切反应此种多方参与商业模式的革命,而这也是国际上各国政府何以带头行销世界各地的主要原因,因为大家重视环境!

经济成长的驱动力──与环境共生

  我过去六年从事绿色贸易工作时,很多人问我,国外的绿能商业模式,或者是循环共享经济的观念为何迟迟无法在台湾落实和执行?我心里的声音告诉我,因为台湾人只重视经济,不知道环境价值在市场的实现方法,更不了解各国其实是以「和环境共生」作为经济成长的驱动力,和产业升级的引擎;各国「绿能」政策是如此,「循环经济」更是如此,忽略了环境价值实现的这个重点,政策也只能沦为口号;就像有位北京教授避居美国,并不是因为他政治难民的身份,而是经济成长所带来的环境灾难使他沦为环境难民。台湾人民,有权力享有更好的生活,也真的别成为将来的环境难民才是!政府补助绿能,全民共享经济成长,市场创新结构调整的效益。

绿色经济

与我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