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博弈,世界局势诡谲难测,循环经济还「循环」得下去吗?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Photo by Knowledge@Wharton

  2015年是循环经济研究蓬勃发展的分水岭,但循环经济并不是为了推翻先前相关学科的论证成果(包括资源经济学、环境经济学、生态经济学、产业生态学等),而是创新技术来减少残质排放,同时也思考以更有创意的商业模式来减少耐久性财货的持有率或提高使用率;更重要的是,在污染者付费、受益者付费的原则下,藉由适当的诱因机制来确保所有利害关系人的利益公平,为社会创造循环型商机、更高的附加价值和工作机会。总之,循环经济有其不可悖离的发展原则。

循环经济不是谁的发明或专利,我们不过是在前人的努力之上,想要下场玩一盘实践的可能

  就影响循环经济之概念形成的重要思想学派而言,绝不侷限于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所提出的几种学说,更早期的自然资源经济学、环境经济学(例如Ayres and Kneese, 1969; Commoner, 1971; Pearce and Turner, 1990等)、生态经济学、及延伸性生产责任制(例如Lindhqvist and Lidgren, 1990)、创造分享价值(例如 Porter and Kramer, 2006, 2011)等,也都具有相当大的启发作用,其原理原则也都成为发展循环经济应予重视恪守的基础。

  一如「绿色经济」的定义,文献上关于循环经济的定义也非常多,迄今未有一致性的共识。职是之故,欲有效落实循环经济的终极目的,当务之急不在于费尽心思地去提出一个周延、完美的定义,而是真心了解、体会循环经济的终极目的和特性,然后据以制订必要的制度和法规,并研拟必要的推动策略和行动计画。

10个循环经济发展的战略目的

  参考历来相关文献后,我将发展循环经济之目的总结归纳为十项如下:

  1. 摆脱「线型经济社会」的折耗与质损问题
  2. 提升自然资本的使用效率
  3. 提升企业竞争力,创造附加价值、工作机会
  4. 调和价值链之各利害关系人的利益,改善供应链的绩效与永续性
  5. 促进负责任的消费结构与行为
  6. 促进清洁生产、产业转型、和企业共荣
  7. 因应气候变迁、自然资源折耗与价格震荡的问题
  8. 支撑SDGs,确保至2050年有足够的粮食与水资源
  9. 诱发循环型技术的研发与创新
  10. 诱发循环型商业模式的创新

新冠疫情之后的全球变局包括WTO式微、区域性贸易协定兴起、地缘政治、贸易冲突及保护主义复萌等,都让循环经济的发展增添变数

  循环经济的目的并不止于资源脱钩和环境的冲击脱钩,不但要立基于5R的基础上,还要融入多样性的创新,提升能资源效率,落实负责任的消费型态,同时实践福祉脱钩的理想境界。然而,循环经济的定义何其多,目的更是各有所钟,而且可因推动层级(全球、国家、区域、产业、社区、个别公司、产品等)而有不同的愿景和可及性,可见循环经济的推动不必然是畅行无阻,未来所面对的障碍和挑战,必然接踵而至。

  虽然欧美许多国家的资料都显现经济成长与资源使用和环境冲击脱钩的趋势,但从全球的角度来说,脱钩是否仍旧可及?鉴于全球耗用自然资本的趋势有增无减,再加上越来越不利于全球自然资本保育的国际贸易发展态势(如WTO式微、区域性贸易协定兴起、地缘政治、贸易冲突及保护主义复萌等),全球供应链都可能因此而蜕变,对于所有利害关系人的利益调和,投入难以预测的震撼,所谓「转移负担的脱钩」(decoupling through burden shifting)的论点,并非杞人忧天;循环经济会不会演变成国际品牌商把责任和风险转到制造工厂所在国家和普罗大众的伎俩?绿学院稍早文章揭示「循环世界」的理想,是否还能实现?这些都将因时、因地、因视角和立场而异。

  古法有云,「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因此,我齐聚27位来自产、官、学、研的学者专家,普完成《台湾循环经济发展论》一书的编撰,因为不论循环经济的概念和愿景是何等重要,但最更重要的是:实务上必须可行,结果必须让社会中的多数利害关系人有感,使现世代之人际间的福祉、以及跨世代间的福祉分配,都能朝向「柏瑞图改善」(注一)的路径永续前进。希望很快能再与你分享我们的研究成果。

(注一)柏瑞图改善(Pareto improvement)系指改变资源配置的现况而达到另一个新境界时,不会降低社会上任何人的福祉(wellbeing),但至少有一人的福祉会增加(当然是受益者越多越好)。

循环经济

与我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