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学院的绿是哪种绿?让牛人都来响应的全局思考术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我有看到你在绿学院写的文章,请问你们绿学院的绿是哪种绿?」

  这些年,我们的绿色带路人们被形形色色的人问到这个问题,尤其是在拥核反核双方人马打架最激烈的时候,似乎这个问题的答案,会决定我们被拉到哪个站队里。

  两年前在决定是否要开始写这个专栏时,我们问自己下面这三个问题:

1. 十年后,地球气候变迁与其他环境问题会更严重,还是会缓和?
2. 十年后,国家的产业发展战略用现在的逻辑继续下去会更好,还是会行不通?
3. 十年后,企业用现在的逻辑继续下去可以活,还是终需转型?

  这三个问题的答案非常明显,所以我们不需要运用非常复杂的SWOT分析就得出结论:我们要想方法让碳排放与经济成长脱钩,所以绿色产业将是下一个二十年台湾最关键的产业转型重点

  当这个世界为了人工智慧、5G、物联网、AR、VR、基因编辑而闹哄哄,我们内心非常淡定。今天所有风口上的产业,说到底,必须为人类的永续发展服务,本身才能永续。也就是说,所有的企业终将成为绿色企业,不然就会退场。对许多科技人来说,追求新科技、黑科技本身就是一种享受,但我们必须老实说,科技只是工具,而不是目的。科技应该服务我们,帮助我们解决环境、社会与经济整体带给我们的挑战,而不是为了追求一支有人脸识别的苹果手机。

以战略角度思考永续发展,以及下一代的人才发展策略

  在联合国的架构与影响下,每个国家都在谈永续发展。所谓的永续发展指的是人类的永续发展,而人必须要有健康的环境才能存活,有健全的社会才能愉快。根据各种国际智库的预估,不久后大气增温幅度就要超过二度C了!气候变迁将是人类社会面临的最大挑战,且已经「明显而立即」。

  为了要永续发展,人们必须一起合作减碳,但是,减碳是要花钱的!产生碳排放有多重管道,因此每个国家因应减碳采取的策略,都会彼此影响,减碳和政策效果的评估,不仅是跨区域,也是跨领域的议题。

  要处理这么复杂的议题,你必须招募具网型思考意愿和能力的人,于是绿学院找来一大群的绿色带路人,他们是绿色产业演化的变异种,是具备「与主流打交道」实务经验的专家、创业家、经营者与行动者。

  我们开始在专栏里分享我们观察绿色产业发展的方法论。我们著重在人才、政策法规、技术、资金等基础建设的面向,两年下来已经建构了

1. 能源全局思维,包含电力系统、太阳能、离岸风电、储能、智慧电网、电动车、碳交易
2. 循环经济全局思维,包含商业模式、塑胶回收、生质材料
3. 绿色金融全局思维,包含影响力投资、ESG投资策略
4. 海绵城市全局思维,包含渗、滞、蓄、净、用、排等基础建设的设计
5. 绿色创业全局思维,包含绿色创业的趋势、绿色新创公司团队与文化、绿色行销

  绿学院的绿,是一种全局思维、追求永续发展的绿。我们知道环境是一切发展的根本,但同时了解经济是人类发展动力的展现,且社会制度是运作的法则。

由选边站转为无终点的「演化思维」,科技进步到哪,我们就进化到哪

  绿色商业的本质,就是「师法自然」,学习用大自然的逻辑去从事人类的商业活动,这其中的关键词是「学习」。大自然最大的本领,就是他是一个有著超强学习能力的有机体,透过演化找出最有效率的解方。模仿一个人类的大脑,你需要一个好几个足球场大的机房,运用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技术,而且做得还没那么好;一个多操作单元的化学工厂具有的强大处理功能,一个小小的在你腹部的原生肝脏就可以做到。

  现阶段人类找出最低碳的发电方式是太阳能等再生能源,我们当然就拿来用,不需要给予不必要的价值判断。一方面不需批评太阳能发电效率不够好,也不需要觉得用太阳能就道德高尚。科学是人类目前的极限,未来一定会更进步,肯定有更多升级的应用,越来越接近大自然的效率极限。

  同样的道里,我们也要保持对核能技术进展的关注和投资,如果有一天技术有所突破,安全系数大幅提升,随时可把我国长期培养储备的核工人才从海外征召回来,不需要以旧思维与既定框架自我设限。

  面对能源,我们的策略是「一篮子方案」,而且不管从眼前更大更直接的PM2.5的威胁,以及必须减碳这个大前提来看,让工程师主导绿电和核电联手,团结把火力发电消灭,是比较靠谱的作法。

  将演化思维放进你的视角之后,你会发现效率的追求是没有终点的,因为以地球的观点来看,我们也在叠加的学习过程里,而这个学习过程,是一代又一代人经由思维的提升、技术的演进、资金的到位等,最后在市场上实践的过程。

找出关键问题,才能精准判断不是方向的技术为什么不是方向,不是重点的市场为什么不是重点,而且光知道什么是未来还不够,还要知道未来什么时候来

  许多绿色带路人的文章或绿学院小聚的目标,就是让一群专家(牛人)聚在一起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搞清楚,找出关键问题,拨云见日看出商机。关键问题的厘清可以省去创业者、研发者、投资者、政策制定者很多力气,避免陷入无谓的争议中,或根本走错方向而不自知。

  譬如,摩根史坦利对于2019年的全球ESG趋势预估,将塑胶问题列为第一位,而欧盟在几个月前才宣布将整体塑胶管制时间表提早三年。这都告诉我们,塑胶将主宰皆下来的绿色产业发展与环境管制。

  那么,塑胶的管制议题与商机何在呢?大家现在都知道塑胶问题很严重,但塑胶对人类而言的关键问题是什么?全球塑胶的回收率不到10%,靠著资源回收、循环经济短期之内解决不了问题,最关键的问题是塑胶微粒已经进入全球生态系与我们的食物链中。所以控制塑胶微粒的产生与摄取,就人体健康而言,绝对是关键议题。

  同样地,在批评台湾塑胶回收体系被「洋垃圾」破坏的同时,了解台湾塑胶回收体系的市场现况、运作原理、塑胶业生态,才能抓到关键问题,而不是用爱国情操或环境保护主义和市场对干。

人是英雄钱是胆,放胆投资在绿色新创公司,让台湾引领全球影响力投资的风潮

  台湾的钱因为银行烂头寸太多及恶性杀价的关系,便宜到世界有名,这种便宜的钱躺在台湾,没事闲闲拿苍蝇互咬取乐。土豪挂著金项炼不知道怎么用,太可惜了,既然绿色本身就是创新,而这个世界引领创新的,是金融,所以我们支持投资界的创新。

  投资的创新思维就是「影响力投资」,让投资者同时看永续发展三支柱(经济、社会、环境)的三本帐。投资需要改变的是心态,不是改变方式。当一个改变脑袋的投资人,遇到一个改变脑袋的绿色创业者,创新才有可能大爆发。投资不需要雨露均霑,把带有演化变异基因的人才辨识出来,放胆投资,而且这些做法正好搭上国际趋势,明年(2020)一月开始,巴黎协定的若干具体规范就要开始实施,绿色新创本身符合ESG原则,又具可营利的商业模式,台湾在这个阶段大举进场,将有机会引领全球影响力投资的走向。

加入绿学院的新一波绿色革命行列

  这是一个存在高度危机与风险,又是一个存在大量创新与发展机会的时代;这是一个鼓励消费,但又同时强调绿色消费的时代。这样的时代可以想见的是,我们靠著一家台积电吃喝三十年的好运气已经不复存在,但要马上转型成软体之岛也不容易,不如善用原本我们就很行的制造业,引导成绿色科技制造,趁著板块移动的时候,取得供应链中的战略位置,而这就牵涉到我们对于在热化世界(heat world)的永续发展压力的理解,与全球环境保护、社会包容、与金融投资趋势的掌握。

  人类学习从自然生态的永续发展角度来思考企业的根本价值,也不过是几十年的事情,所以你最不应该期待的是认为这里可以找到万灵丹,但只要态度开放,无论世界怎么变,我们都会在产业前沿。

绿色产业

与我们同步

相关文章

反核的人应不应该买ESG永续ETF?

过去几年间,全球掀起ESG投资浪潮,有人问我怎么看,我说,看你从什么角度看。一个ESG各自表述,环保团体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