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关于生物可分解塑胶的脑补文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最近为了准备在绿色创业家社群分享而接触到纪录片《塑料王国》,观后与其说震撼,更多的是五味杂陈。以旁观视角而言,该片揭露中国废塑处理业对环境的危害,以及底层阶级的种种困境。但我们可不光是旁观者呀,因为在那成山成塔的废塑堆中,可没少了你我的「贡献」! 其实,在这塑胶污染日益严重的今天,我们的生活环境不也越来越像那座回收厂,而我们一个个也都成为了纪录片的主角「依姐」。

  塑胶,凭藉著它良好的物性、多用途的应用、以及实惠的取得成本,快速取代了传统上金属、木头、玻璃、纸等材料在我们生活中的地位。然而,在带给人类无穷便利的美丽人生的同时,塑胶却也造成地球环境前所未有生态破坏的哀愁。百年无感,最终交织成一幅幅怵目惊心的塑污画面,在多少生物的开膛剖肚之后、在为时甚晚的如今,人类那被私欲麻醉的神经才有了恢复知觉的迹象。

  众多塑污之中,一次性塑胶制品之害尤烈,这也是为什么近年来,诸多国家纷纷从这类制品开始,推出限塑、禁塑的政策,而生质塑胶也在这样的时空背景下日渐蓬勃。台湾十数年来在限塑也有所推展,但奇怪的是,经过这么多年,你可曾听闻限塑后还有什么环保的选择?更遑论大众对于生质塑胶仍充斥著许多误解与流言。

  这就是我们专栏「循环经济创新白话文运动」的目的,我将在接下来的几个礼拜,从生质塑胶产业的全球观点出发,首先破除过时的观点,接著从科技、政策、市场等不同角度切入,为你建构系统性的循环经济知识框架,助攻在绿色产业里寻找机会的个人、企业、及政策制定者。

生质塑胶在我们长期忽视的同时,已成长为一个可商转、具应用的系列家族

  相较传统塑胶的百年历史及多样应用,生质塑胶的发展还只能算是起步。然而随著各国政策的支持,让这诞生不过二十余年的产业正快速地渗透著,目前比较成熟的应用是在于取代PE、PP、PS、PET等传统泛用塑胶。

  然而生质塑胶光在中文专有名词的使用与解释上,就常见许多谬误,为避免专有名词的错用与解释的误植,我建议你能直接从英文名词及定义去了解,毕竟生质塑胶正是个舶来品哪!

  总的来说,生质塑胶可视为以下三种塑胶类型的统称,

1. 生物可分解塑胶(Biodegradable plastics)
2. 生物基塑胶(Biobased plastics)
3. 含生物基的生物可分解塑胶(Biobased biodegradable plastics)


(图一)生质塑胶家族
资料来源:王舜弘


· 生物可分解塑胶:聚乳酸(PLA)不是唯一的生物可分解塑胶,可分解也不必然源自于植物

  我们先来搞懂生物可分解塑胶,或简称「生分解塑胶」。它强调的是在特定的环境条件下,可被环境微生物(microorganisms)快速分解,且其残留物(水、二氧化碳、生物基质)不会造成环境的额外负担,避免传统塑胶被抛弃后须在环境中历经数百、上千年才会分解,期间对生态圈所造成的负面冲击。

  生物可分解塑胶的优点是快速分解,虽然初始的物理性能与传统塑料相近,但毕竟制品会随著时间而较快衰退,因此应用上偏向取代一次性、抛弃性的塑胶制品,例如: 塑胶袋、商品包材、吸管、食饮容器、抛弃式餐具、农业资材…等。至于商品化的应用与商机,将会另文探讨。

  这里有两个陷阱我们要小心。首先,可不可分解与原料是不是来自天然物毫无关连性! 事实上,现今相当占比的生物可分解塑胶都还是来自于石化资源,只不过新科技日渐成熟,目前初级原料中已有30~40%能以天然资源来取代了。另外,聚乳酸(PLA)只是众多可分解塑胶中的一种。生分解塑胶依物性的不同也是自成一个家族,虽然在台湾PLA比较耳熟能详,但像PHA、PCL、PBS、PBSA、PBAT等,也都是受到广泛使用的生分解塑胶呢!

  随著生分解塑胶的全球推动,透过认证标章来快速分辨材质真伪已成主流。所以下次别光看到商品包装印支大玉米,就认定它是生分解塑胶制品,绝大多时候,你的误会可大了!正确的辨别方法,将于第二篇介绍。

· 生物基塑胶:不强调可分解性,但它可取代传统泛用塑胶

  生物基塑胶顾名思义,其成分中「部分」或全部,是源自于可再生的生物基质(biomass),例如淀粉、蔗糖、纤维、微生物合成等。这类塑胶所强调的是生物基质含量的高低,以及生物基质是属于天然、永续性原料所带来的环境友善优点。至于此类塑胶具不具备快速的生物可分解特性,则不在考量范围。

  生物基塑胶著重在原料的可再生性,不强调可分解性,目前产业上的发展与应用主要是针对有「耐久需求」的传统塑胶制品来做取代,例如: 3C产品机壳、塑胶零件,汽车零组件、饮料瓶等。

· 含生物基的生物可分解塑胶:要能生分解、又含生物基的塑胶,正是欧洲当红炸子鸡

  想当然尔,此种材料的认定必须同时符合前述两种塑胶的规范。此类算是三种之中最为环境友善的,既具备可分解的特质、更要求原料来源需有一定比例属于可再生资源。

  举例来说,欧洲有越来越多国家在禁塑的框架下,将生分解塑胶设定为一次性塑胶制品的替代材料。而原本应用广泛却源自石化的生分解塑胶PBS、PBSA、PBAT等,近年已逐渐能从可再生资源制得,因此欧洲国家纷纷开始针对一次性塑胶制品设立第二道环保门槛,例如德国的厨余袋便要求不但要可分解、还得要有50%的生质含量,而法国、义大利则是针对购物袋、蔬果袋要求既须可分解、还得有40%的生质含量。可预见的是,随著技术成熟、成本下降,对于可分解的调控,以及生质含量的提升仍会是产业与政策积极追求的目标。

  欧洲国家为什么要大费周章搞出生质塑胶这个新领域,它们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而我们在使用生质塑胶产品时,要如何明辨真伪,下一篇,我们将继续为各位细说分明!

生质材料 生物可分解塑胶 生物基塑胶

与我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