循环经济这个新老板,会让水泥业由黑翻红吗?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Photo by chuttersnap on Unsplash

  在职场上,我们常见到原本在公司很黑的同事,一夕之间忽然成为红人;而有些原本很红的同事,一夕之间忽然黑掉,甚至离开公司。

  究竟是什么因素改变了,同一个人会由黑翻红,或由红翻黑呢?

  很简单,因为公司换老板了。

  不同性格的老板,看重下属能力的优先顺序也不同。一个重视战功的老板,看重下属的工作能力,如果你刚好是个有能力的战将,那你就红了;一个重视组织人事及利益竞争的老板,看重下属政治的能力,如果你刚好擅长搞办公室政治,那你就红了,相反,自然就黑了。

  水泥业,本来是只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但时代为他换了一个新老板,忽然成为了跟前的大红人。

  这个新老板,就叫循环经济。

  循环经济这个新老板,喜欢垃圾变黄金,特别重视战功,在他的眼中,水泥业有一个其他产业都没有的武器,就是他的水泥窑制程。

在循环经济最高境界──能资源整合的战场上,水泥业没有竞争者

  如果只是把垃圾、废弃物烧掉,当然不算什么循环经济,但水泥窑制程厉害的地方在于,一方面他有机会把废弃物里面的矽铝铁钙元素拿出来,转成水泥自己需要的矽铝铁钙;一方面他也有机会把废弃物中的热值拿出来,减少生产过程中使用的能源。

  这就是循环经济的最高境界,不只是垃圾变黄金,也不只是创新的商业模式,而是将能资源整合在一起,从能源和资源这两个面向同时下手,一方面去化废弃物,把垃圾变黄金,提高资源的使用效率;一方面在制造过程中找出抓手,提高能源的使用效率。在我看来,在循环经济最高境界──能资源整合的战场上,水泥业没有竞争者。

  我们在上一篇《一桩不敢说、不能说、不好说的花莲后山「冤案」》中讲到,水泥的原料是石灰石、黏土、矽砂、铁砂。其他产业买原料,彼此之间也就是上下游的关系,基本上就是同一个产业,但是水泥业买原料,除了一次料之外,还可以跨产业从钢铁厂和燃煤发电厂等取得,这就是水泥业的循环经济潜能!

  让我用熬大骨汤的比喻,让你理解为什么钢铁厂和燃煤发电厂这些听起来和水泥生产毫无关系的产业,竟然会有跨产业的循环经济。

水泥窑可以吃下其他产业不要的废弃物,甚至是有害废弃物

  钢铁厂的炼钢过程,其实和你家熬大骨汤的过程差不多。熬大骨汤时,要先川烫去血水,而钢铁厂炼钢的第一步骤,需要先把铁砂等原料全部溶熔成铁水,铁水上产生的「血水」,捞出后用水快速冷却,就称为高炉石渣,这是炼钢中产生的废弃物。高炉石再制成为炉石粉,可以加到混凝土中,替代部分的水泥,在资源的层次上实践循环经济。

  大骨汤接著要放入苹果、萝蔔等蔬果让汤的味道更为丰富,过程中会捞出菜渣,炼钢也是,铁水中会开始加入特殊金属,而浮于铁水溶熔物表面的「菜渣」,滤出冷却后,就称为转炉石(转炉渣)。转炉石可以成为制造水泥的原料。

  至于燃煤发电厂呢,发电的过程会产生往上飘的煤灰(飞灰),以及往下沉的底渣(底灰)。煤灰可以加到水泥和混凝土中,底渣则是可以成为制造水泥的原料。

  除了煤灰和底渣之外,发电的过程还会产生脱硫石膏,这个也是制造水泥的原料。

  对钢铁、燃煤发电业者来说,这些「废弃物」若无好的处理方式,可是非常棘手的大麻烦,现在靠著循环经济的供应链,高炉石、煤灰和脱硫石膏基本上都可以卖得好价钱,而转炉石和底渣则有赖强化循环经济的供应链,只要水泥制造过程大量使用,不但可以少挖一点花莲的山,还帮助市场经济。

  水泥业还能处理更多你想像不出来的废弃物,例如塑胶废弃物的回收处理现在是个大问题,虽然说塑胶没有水泥需要的原料矽铝铁钙,送塑胶进水泥窑只能说是去化废弃物但没有替代原料的功能,但是塑胶之中的PP和PE都有很高的热值,可以减少水泥生产过程中使用的燃煤,用能量的形式实践循环经济,也是非常环保的。

我们对废弃物的刻板印象,注定循环经济永远都只是嘴砲,水泥业的潜能完全发挥不出来!

  那如果全部用废弃物取代水泥的原料或燃料,就不用挖花莲的山了啊!还可以减少碳排放!

  这样的逻辑听起来很有道理,但当然这是不可能的,我们可以透过各种循环经济市场机制的建立,让废弃物尽可能取代水泥的原料,但是不可能取代到100%。

  而且,我们心中有一个OS,废弃物都丢到水泥里去使用,不会对人体有害吗?

  高炉石、转炉石、煤灰、脱硫石膏这些反正距离我们生活太遥远,想像不出丢进水泥里有没有风险,但是一听到废轮胎、电子业制程的污泥等也可以丢进水泥里去循环使用,很多人就担心,把有害废弃物丢进水泥里,这些水泥以后可是要拿来盖房子的,会不会对人产生健康上的危害呢?

  这就得回到水泥的核心制程说起,水泥制程核心的水泥窑是一条和南投蛇窑般,数十公尺长、躺平、可以滚动、密不透风的大钢桶;水泥窑反应区的温度高达1600 ℃,1600 ℃是什么概念?

  火葬场的温度大约800 ℃,还让你有骨头可以捡;烧垃圾的焚化炉温度大约是800 ℃~1,000 ℃,戴奥辛烧不掉。但是1600 ℃的水泥窑呢,戴奥辛、新冠肺炎病毒,即便是非洲猪瘟的病死猪丢进去,都可让它连骨头都不见,这就是1600 ℃的功力。

  在高达1600 ℃的水泥窑中,所有有害物质可能有的毒性和危害,早就直接从人间蒸发,根本不可能对人的健康产生危害。

 时代变了,老板换了,水泥业早已不再是你认知的水泥业了!我们应该善用水泥业这个有能力的战将,把他摆在合适的位置,让他像世界其他国家的水泥业一样,做循环经济静脉产业的领头羊,而不是让他陷入「办公室斗争」的泥泞之中,用小鼻子小眼睛提防著,随便一个动作就说他侵占原住民的居住正义、破坏环境、不爱台湾,一个好好的将才就这样被糟蹋掉了。

  更可惜的是,我们浑然不知自己将亲手勒死已经奄奄一息找不到产业转型机会的台湾,还以为自己站在道德的制高点,看见台湾。

水泥循环经济

与我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