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国外有负油价,台湾却不可能有负电价?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Photo by: Ameritrade)

  每次只要绿学院文章一讨论能源议题,就准备等著挨骂了,不是说你数字不够精确、比喻不够恰当,就说标题杀人、内文有误导之嫌,反正人人一张嘴,话都随人说。我非常认同循环经济产业祖师爷、也是绿学院带路人黄宗煌文章《比未来人还准!5个世界趋势观察重点大公开》的观点,的确,今年(2020)上半年上演的黑天鹅和灰犀牛事件,犹如民间流传的推背图中第37象所预言,庚子年总有大灾难或历史转折。如果你没有培养出观察世界趋势的能力,只看个文章标题,当然无法从眼花撩乱的新闻中判断真伪,只能像草上之风,必偃,时代会将你的未来辗压过去。

  就拿最近「史上首见负油价!」的新闻吧,还真的有人马上开车去加油站询问,是不是现在来加油可以不用钱?这就是没有理解其底层逻辑的能力,因此当新闻一来,你就懵了。

     四月下旬石油因新冠肺炎疫情,数亿人居家隔离让全球经济活动几乎冻结,全球原油需求量减少20~35%,达到2008年金融海啸后的历史新低点。再加上几个产油大国进行报复性石油大战,出口原油订价降幅创下近二十年来最高,同时还增加生产量,国际油价一度暴跌30%,每桶跌破30美元,创下1991年波斯湾战争石油危机以来单日最大跌幅。

     于是,在台北时间4月21日凌晨,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NYMEX的美国西德州中级原油WTI(West Texas Intermediate)期货五月份小轻QM期货合约的最后交易日,因多重因素影响,期货价格暴跌309.63%,最后以每桶-37.63美元作收,造成石油期货市场发生首次的负油价。

  我们一般人对期货市场比较陌生,谈现货市场比较有办法想像。简单来说,期货交易的是一种对未来预期的心理合约,买卖双方进行的是一种避险或心理博弈的衍生性商品交易,而不是真的提著一桶原油去买卖。这和现货市场,也就是商品的逻辑,两者的本质是完全不同的;因此,你去加油站加油,当然还是要付钱。

  不过因为这则新闻太红,连带著有另一则新闻再度被炒了起来,也就是负电价新闻。因为无独有偶,电力需求同样也受疫情影响而减少,于是大家就把负油价和负电价拿来一起对比,弄得像是负电价很新奇似的。其实欧洲电力日前市场EPEX Spot在2008年为了促进市场效益,就已经允许负电价,其电力市场采用竞价的模式,当预估发电量会大过需求量太多,电力又不容易储存,大量储存起来成本过高,因此当为了保持供需平衡的处理成本比售价还高时,负电价很自然就会发生,也就是花钱拜托你把电用掉,是相对好的选择。

     但是台湾现行的电力系统运行机制,是不可能产生负电价的。国外的负电价新闻看新奇就好,你可别真的以为有人会花钱拜托你把电用掉。

  原因是什么?因为台湾目前并没有电力市场,之后会开放电力交易的初级版──辅助服务及备用容量交易试行平台,但这也不是电能市场。除了少数的绿电可以跟再生能源发电业者买之外,小老百姓要用的电基本上还是跟台电买,你没有什么选择权。

  要有人花钱拜托你把电用掉,需要一个再生能源占比很高、高度竞争的电力市场。台湾目前的再生能源发电量占比还不高,传统电厂发的电基本都会用上,也都卖得掉,再生能源电厂或传统电厂都没有感受到任何威胁需要赔本卖,因为根本没竞争者,所以负电价在台湾目前是不可能发生的。

  不过,竞争者已经在旁边伺机而动了。下一篇开始,我们将会展开一个绿学院成立以来连载最长、保证将是你我这种小老百姓都能看懂的电力交易白话文系列文章,期待你点赞分享加关注,持续收看!

与我们同步

相关文章

看懂这3个门道,破解晶圆厂污泥、炉渣屋背后暗藏的逻辑

我们的营建业循环经济系列文章上架之后,议题在环境运动界、绿色产业界炸锅,很多人说我们用循环经济替水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