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无法用时间来计算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Photo by Clem Onojeghuo on Unsplash) 

  在举办五年多的断食营后,因缘际会,最近得以顺利安排一趟21天的课程。

  入住明池山庄是我们的起点,来过这里多次,而这次非常幸运地,住进了原野小木屋。

  可能是刚微解封的关系,明池一房难求,而原野小木屋是唯一还有的空房。

  这真是老天最好的安排,因为房子正前方就是明池唯一的一株树龄1,500年的神木。学生们得以与神木比邻而居都感到十分开心。

  明池森林游乐区就在明池山庄外不远处,清晨在附近走走,待森林游乐区开门时,便可走进此区一览明池的幽静。当我们环湖一周,走进湖中「水上亭」休息不久,一位年轻的小提琴家走了进来,原来这里是他的户外演奏厅,我们非常幸运地得以聆听、得以点曲,得以与小提琴家聊聊这里的四季。

  听他说,当湖岸的落羽松呈现黄橙橙的一片时,是这里四季中最美的风景。

  21天的课程从这里展开,接下来我们继续前往高山、接近神木。

  在我跟拉拉山神木区附近的民宿老板预定五天四夜住在这里时,他非常惊讶,还记得他说,你们来这里这么多天会很无聊。当时我跟他说不会的。

  在这里我们爬了塔曼山两次;一趟走路来回22公里到拉拉山神木区,另外又一大清早走进神木区二次。对我们来说,由衷喜爱这山林,便会常常接近,好好待在山林中,慢慢地走,或随时停下脚步,吹吹沁心凉风、好好享受著休息,我一直觉得每一片山林的美,是在我们愿意留下时间来好好欣赏著时,才更显得独特、耐人寻味与备感幸福,这美妙无比的巧遇在此时此刻。

  走在拉拉山,接近每一棵神木,其神韵令人难忘、每每伫足停留许久。

  离开这座山,我们又走近了另一山群,在这里我们不仅享受了野溪温泉,更得以一天走访一个神木山群。用我们的脚走出内心的开阔与奇妙的旅程。

  在没有来到司马库斯之前,听不少人说这座山很难爬,当我亲自走在前往神木区的山路上,我感受到这里已经过许多人的努力将其改变成不难走,但有长达5.5公里左右的山径,非常适合自己一个人静静地走在这大山大水的朝圣之道上,尤其是当你到达神木区看到十分神气,具有帝王之威的巨大神木时,更能体会这条路再艰难都值得好好走一趟。

  在尖石乡还有另外一个神木山群镇西堡,走在这山林里常有清泉穿流其间,所以走一段路就可以歇歇脚,冲冲水,洗洗脸,这是它与司马库斯的不同,让人轻易可以接近,就像这里的人们一样很好客。   

  镇西堡有很多神木,之前我来的时候,几乎每一棵神木都有名字,这次则只有看到一棵神木有名字。走到神木区后,再绕一圈神木区通常是一小时左右,而我们大约在此流连二小时多。这里的神木很多,各个都很可爱,让人觉得这片土地所孕育的人们、神木都具有同样的气质,让人有宾至如归,非常受到欢迎的喜悦感。

  旅程中来到阿里山时,我们得以在此迎接日出。日出前的天际、山光、云气一直不断以瞬间再瞬间的速度变换著。在不同的高度、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季节、不同的角度,所看到的色光云舞均各为奇观。

  这等待的时间是永恒,是无法以时间来计算的时间。

  很多朋友都很忙,常常自许凡事要有效率,其实这很好,做事讲求方法常能事半功倍,不过除了有效率的工作及做事外,很多时候时间不是花得越少就是越好,反而体会一下愿意多花一点时间做一件事来突破自己的设限,将更能开阔内心的道路。

与我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