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531新政,台湾的太阳能要如何绝地求生?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循环经济,绿色创业,能源创业,太阳能,绿能,经济,风力发电,碳权,钱,可再生能源,能源,三生万物,绿学院,电费,三生万物,永续,永续经营,绿色企业,企业社会责任,CSR,人力资源,全球暖化,找工作,绿色工作,环保议题,征才,绿色人才,二氧化碳,绿色经济,影响力投资,社群,网路社群,绿领,eco friendly,聚会

"毛泽东将中国传统上透过物极必反原理来改革的观念,转变为永无止境地于动荡中冒险。"-- 史景迁(Jonathan D. Spence,1936-)|国际史学界汉学大师

  今年(2018)上海太阳能光伏与智慧能源展刚结束的第二天,大陆国家发改委、财政部、能源局联合发布了《关于2018年光伏发电有关事项的通知》,这个「531新政」将限制中国大陆的太阳能电厂建置规模,并砍掉太阳能补助金。才刚经历三天激情四射的太阳能展,第二天就接到这个新政策,上千家太阳能公司都吓傻了!

  套句史景迁的用词,大陆这个「胡闹领主」,在历经十年上有财政补贴,下有无上限并网电价政策的疯狂派对,搭著节能减碳的时势,成功压低了太阳能模组的生产成本,促使单位瓦数的价格砍降了九成,而且还做出符合国际认证的品质,因此一举成为世界的太阳能霸主,把全世界包括台湾的太阳能光电产业都打趴在地上。

  但是派对喝个酩酊大醉,总是要有醒来的时候。「531新政」来得这么快而且如此突然,却也是早就可以预见的。大陆希望藉由新政,让供应链去芜存菁、加速整并,太阳能达到与市电同价,尽快进入电力市场交易。这其实是产业链重组与并购最好的时机。

  台湾的太阳光电产业(Solar Photovoltaics)—精准地说,是「矽晶型太阳能电池制造业」—在面对中国大陆市场的剧变,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前几天茂迪的董事长张秉衡忽然闪电请辞就是一例。大家都希望政府有所作为,所以经济部赶紧出面协调,希望银行切莫此时抽银根,将太阳能厂的银行贷款合理展延半年至一年。大家觉得只要撑过这一年,台湾与对岸的竞争力差距会缩小许多。

  每次遇到困难就要政府出面实在难为人家,大陆的动向都还不明朗,而且国际太阳能局势又诡谲多变,例如印度在7月31日启动太阳能关税保卫战,这个时候向政府要求额外的支持,做决策的人一时半刻也不容易下对药方。

金融才是发展太阳能真正的能源,太阳光电产业其实更像房地产业,而不是制造业

  你会觉得,太阳能源源不绝,发展太阳能电池制造业很好啊,政府应该大力支持。然而我们如果从技术上看,太阳光电的转换效率进展实在配不上高科技一词,过去20年单晶矽太阳能模组转换效率也不过就是从22.7%提升到24.4%(注一),这使得太阳能电池制造业摆脱不了对政策补助的依赖。若仅考量单一接面材料、无聚光元件、且为具备量产性的模组产品,截至2018年6月的前五名排行榜为:

  1. 砷化镓25.1%(美国Alta devices):一种跟LED相同的材料,可装上聚光透镜,常用在卫星上
  2. 单晶矽24.4%(日本Kaneka):把地球随处可见的沙子成份提炼到最高纯度且具备单一结晶方向的材料
  3. 多晶矽19.9%(大陆的天合光能):同样也是沙子提炼,只是有许多结晶方向
  4. CIGS 19.2%(日本Solar Frontier):CIGS代表铜、铟、镓、硒这四种元素的缩写,是一这四种元素组成的化合物薄膜材料
  5. CdTe 18.6%(美国First Solar):碲化镉,是一种独家技术的含镉化合物
     

  从原理上来说,所有这些单一接面材料的转换效率都受限于Shockley- Queisser极限,太阳能电池的能量转换效率极限大约在33.5%。由于物理本质的限制,太阳能电池制造业若一昧地追求效率的提升,很明显并非长久之计。

  幸好过去几年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之下,台湾的太阳光电产业已经演化成开发商与金融规划互相搭配的商业模式,形成一个强劲的内需产业,从本质上看,这已经跳脱了制造业的思维,更像房地产业了。不论我们反核拥核,我们都可以清楚看见,以合理的补贴逐步打造电力交易的自由市场,将更有助于金融本质的太阳光电产业发展。我们甚至可以预期,接下来会演化发展出结合太阳能(再生能源)发电、储能、电力调度技术、金融之间「虚拟电厂」的新兴商业模式,这样的电力实验已经小范围试行,以后可以广泛到工业区、科学园区、乃至一般家户,这也是我们之前专栏文章讨论的智慧电网架构下开展出来的无限可能。

        这时你可能会问了,我觉得变成房地产业的太阳能商业模式很创新,智慧电网的愿景也很好,但制造业是我们国家的根本啊,你这样讲是说太阳能电池制造业在旁边玩沙吗?

  如刚讲的,现在开药方时间点还太早,但我们建议可以往下面几个方向思考:

  1. 银行稍微有点耐心,将太阳能厂的银行贷款合理展延半年至一年,这不是什么好办法,但总比血本无归来得强
  2. 非不得已,不要进行太阳能电池制造业横向整合,反而应思考太阳能与储能公司的垂直式整并
  3. 如果再把视角拉大一点,目前正火热的循环经济商业模式逻辑,其实也可以应用到太阳能电池制造业中。我们可以顺势建立相对短周期(例如10年)的模组汰换与回收商业模式,如此可合宜地取代一昧追求超过20年保固的太阳能模组认证条款,以渐进式模组效率的改善,延长发电系统的寿命,并降低封装材料成本,还可以达到摇篮到摇篮的循环经济效果
  4. 长期来说,在电力交易市场健全后,可以有稳定的绿色金融,长时间协助台湾技术人才专注在擅长的发电效率提升,并结合台湾的软体与IC设计优势,进行智慧电网技术开发
     

  太阳光电产业能熬过2008年金融海啸、又能撑过2011年欧债危机,自然也能在531新政之后成长蜕变,绿电先行!

 

(注一)澳洲新南威尔斯大学格林教授自1999年至2018年每半年于国际期刊汇整的数据显示,过去20年单晶矽太阳能「模组」转换效率仅仅从22.7%提升到24.4%,该数值未计入模组大小的影响

注:本文开头出自 《胡闹领主「毛泽东」—永不休止的颠覆与冒险》

新能源

与我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