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最精准视角的COP26深度解读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图片来源:UNclimatechange)
 

  前一阵子,我为了参加COP26,冒著被新冠病毒感染的风险,去了一趟英国。绿学院的Julia跟我说,只要是谈能源、循环经济、碳中和、ESG等绿色产业的议题,产业界有一群人即使看了所有媒体刊登的新闻或文章,都还是要等绿学院的观点,否则就会在产业小聚里吵闹。

  例如关注碳交易的你,就会奇怪COP26不是费尽千辛万苦建立了全球碳交易市场规则吗,这样台湾不是就有机会透过这些规则做到国际接轨?为什么在《碳如何定价?破除这3个误解,你对碳定价的认识就超越99%的人》这篇文章中,我们却说「目前国际上不同的排放交易机制所核发的碳权(排放许可)绝大部分并不能互通。所以,即便台湾实施了总量管制排放交易,且核发了碳权,但也无法完成所谓的国际接轨。」

  我们究竟应该怎么看COP26?

谈到碳交易,如果你搞不懂什么是CDM,恭喜你,你不用花时间搞懂了,因为新的全球碳交易市场游戏规则即将上市!

  首先我们要知道,其实早在《京都议定书》授权之下,联合国创建及运行的清洁发展机制(Clean Development Mechanism, CDM)就已经替散布在世界各地供给者及需求者建立碳交易市场,所以我们很早就有全球碳交易市场。(注一)

  不过,因为《京都议定书》已经在2020年正式结束,改由《巴黎协定》接手做为全球气候管理的依据。因此,在《京都议定书》授权下的CDM将不再有效,需要创立一个以《巴黎协定》为基础的新市场机制来取代CDM。而在前些日子落幕的COP26里,完成的就是建立这个新全球碳交易市场所需的基本规则。

  由于《京都议定书》与《巴黎协定》针对各国减量责任的规范有著根本性的不同,因此未来依据COP26所将建立的全球碳交易市场机制将全新升级,而不是CDM的直接延用。

COP26真正的成就,就是建立新的全球碳交易市场游戏规则

  回顾《京都议定书》的规范,缔约的国家被区分为二群:一群是肩负明确减量责任的已开发国家,另一群则是开发中、低度开发国家。原始目的是为了协助已开发国家在开发中、低度开发国家执行减量计画,再将减量成效转换为碳权。

  但这个基本的设定,在《巴黎协定》下有了一些改变。在《巴黎协定》下,所有缔约国都需要透过提出「国家自定贡献」(NDC)来说明自己未来的减量规划、减量目标,所有国家都肩负了不同程度的减量责任,不再有所谓无须承担减量责任的国家。

  因此,原先的CDM必须要升级转型,COP26所产出的新全球碳交易市场规则,重点就在于后续做了减量专案想卖碳权的国家,必须在自己国家的NDC上做清楚的记录,表明有把一部分的减量成效出售给其他国家,以避免一个减量专案的成效被两个国家重覆计算。这个设计逻辑看起来似乎十分单纯,本来在2018年就该完成谈判,但因毕竟涉及各国的利益,因此比预期多花了三年才完成谈判。

在新的全球碳交易市场游戏规则之下,台湾可以买碳权,但不能卖碳权,听起来很鸡肋,却可能反而是对我们最有利的方式

  一个碳交易市场里,基本的参与者就是碳权的买方及卖方,在目前联合国所订定的规则下,台湾不是缔约方,因此我们无法在台湾执行一个减量专案、然后依监测的减量成效向联合国申请取得碳权。也就是说,台湾无法卖碳权给别的国家。

  但是台湾可以透过买碳权参与全球碳交易市场。这可以有几种形式,例如台湾可以做为投资方,在境外投资执行一个减量专案,再由执行地向联合国提出申请取得碳权,最后经由私契约摊分台湾可取得的碳权数量。当然,未来直接在市场上购买其他国家出售的碳权,则是另一个更直接的参与方式。

  读到这里,你可能觉得很鸡肋,只能买不能卖,就赚不了钱了。别气馁,首先,即便台湾无法参与前述联合国所建立的机制,真的想在台湾执行减量专案、在国际上出售碳权也并非没有途径,国际上目前还有四个由独立机构所成立的碳权机制包含VCS、GS、ACR、ACR,可以接受台湾向其申请碳权,绿学院其他专栏文章有相关介绍。

  在考虑赚钱之前,你更应该思考的是,你是否真的有能力卖碳权?台湾目前在《气候变迁因应法》修法程序中,已纳入2050年要达成净零排放的国家目标。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企业光是要实现净零排放目标都很难了,在拥有足够的减量技术实力之前,买别的国家的碳权帮助我们自己达到碳中和,反而可能是过渡时期的务实做法。

  目前COP26所决议的内容虽然确立了基本规则,但对于全球碳交易市场相关的执行细节尚未拟定完成,仍有些许的不确定性,希望这篇最原汁原味的COP26深度解读,能让你更精准理解碳交易的重点。

(注一)《碳交易是交易碳权吗还是在交易什么?

碳交易

与我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