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们认为的核废料,别人当成循环经济,比尔盖兹到底看到了什么?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图片来源:gatesnotes
 

  我知道,当你点开这篇文章时,你心里想,这家伙又来了,你知道「以核养绿」这个词就是他创的,这人怎么讲都是核能有多好有多棒,跟这种人讲不听啦。

  如果我猜得没错,你接著会想,绿学院不是说他们最面向产业,怎么讲都是太阳能有多好有多棒,把核废料扯循环经济干嘛呢!

  对于这篇文章,我建议你先别急著贴标签,把它当成奇闻轶事、科普新知来读就好,这么多年的环境教育工作经验中,我发现其实人是很难被说服的,所以我也不想说服你什么,反正你都已经看到了这里,还没有把网页关起来,那就再给我三分钟,把它看完吧。

为什么支持太阳能的人这么讨厌核能,而支持核能的人这么讨厌太阳能?

  人是很难被说服的,但是人是可以被理解的。为什么有些支持太阳能的人这么讨厌核能,这中间当然有许多复杂的原因例如商业利益、私人恩怨,不过我们也不要忽略情感的面向。这一代会从事太阳能产业的绿色工作者,许多都曾经是生态导览员、环境教育工作者、社区营造工作者,甚至在街头从事反核运动。这些人为了反核奉献了一辈子,这时你跟他说核能有多好,那是在毁他的三观啊。

  而另一端,为什么某些支持核能的人这么讨厌别人说太阳能万能?不是说以核养绿吗?反太阳能反风力发电,那你要养什么?

  要知道,这一代最早开始支持核能的人,几乎都是因为工作需要,例如环工背景、核工背景、大电力专业的工程师,工程师都有很强的控制欲,希望事情都按照逻辑乖乖地处理,为了防呆、防蓄意在各种环节设计了多重保障机制与措施,他们根本无法理解一个好端端的基载能源(核能)放著不用,为了间歇性的太阳能、风力发电搞得电力系统不稳这是在干嘛呢。所以这就产生一个很诡异的现象:即便支持以核养绿的民众或专家,对各种能源配比也是意见分歧,所以才会让人有以核养绿到底是想要养什么的矛盾印象。

  你可能以为:那至少我们这群人都觉得核能好棒棒了吧,讲一个八卦,其实我们内部对于核能,也常常吵成一团。因为当前服役的三代核能机组虽然提供了CP值超高的电力供给能力,但是就燃料棒运用而言,使用率过低仍然是事实。使用乏燃料(Spent nuclear fuel,注一)无法直接再生运用,在国内这些使用过燃料棒因为储存方案意见分歧,衍生社会长期纷争,废核与否我们都必须要面对与解决。

从车诺比或日本311等核灾伤痛走出来的直接方法,是用科技重新升级往日的处理思维

  为了要解决恼人的核能产出乏燃料储存问题,我们就要回扣当前最夯,也是政府大力推动的政策及议题:循环经济!循环经济的概念出自「从摇篮到摇篮」(cradle to cradle)的理论体系,只是它更偏重在供应链和商业模式的设计上,藉由在供应链里不停地循环能源与资源,形成封闭式系统,达成减量化的目标。

  比尔.盖兹发现,科技的进步可以解决核废料问题,而且还可以顺便加强多重避险机制。于是他与中国大陆联手研发第四代小型模组化核技术,以核废料来驱动行波反应炉(Traveling wave reactor, TWR),明年(2019)准备试运转。这样的行波反应炉不需要浓缩铀(enriched uranium),只要使用核废料贫化铀就可以运行,甚至其自身产生的核废料也能回收利用。


(图一)行波反应炉的运作原理。行波反应炉就像一支雪茄,有一个圆柱体,这就是核分裂材料的管,然后在一端点亮它。然后就像雪茄一样,发生核分裂的一端就是发光区橘色处,灰色的部分则是灰烬区,分裂后的一端。 资料来源:比尔盖兹谈能源 : 至零方休的革新! 

  审视核一二三四厂本身仍然拥有再容纳新增反应炉的空间,未来我们可以建置处理「使用过燃料棒」的小型反应机组,将过去近四十年来的乏燃料纳入循环经济体系中,藉由新一代机种将使用过燃料棒中未运用的95%能量,用罄方休,自然解决高阶放射性废弃物处理困境。

  曾经反核的台大医师王明钜,在后来改变立场之后曾说过:「脐带血对产妇和婴儿来说是废弃物,但是我们先把干细胞储存起来,等未来科技进步了,自然会找到再利用的方法。」这个比喻也同样说明了核废料和所有在旧的商业思维中被当成废弃物的新的循环经济商业思维的可能。

  更重要的是,美国在今年(2018)已经完成修法,将乏燃料重新定义为可再生利用材料了。

  要从车诺比或日本311等核灾伤痛走出来的直接方法,除了从事太阳能、风力发电等绿色工作之外,我们还可以学习比尔.盖兹,运用循环经济思维,对核能正面迎击!

 

(注一)乏燃料是英文Spent nuclear fuel的直接翻译,即使用过的燃料棒,这是经由核电厂的核子反应炉产生。对现有核能机种而言,用过的乏燃料无法继续维持核反应,但这其中仍然包含大量的放射性元素,以至于后续处理产生很大的争议

核能

与我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