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垃圾快没地方丢了!水泥再掀话题因为这位大户将进场扫货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Photo by: Clarion Ledger)

  你有没有发现,在工作中,你和同业、供应链上下游的合作伙伴们一天比一天忙,需要解决的问题越来越多,市场上天天都有各种研讨会、记者会、产品发布会,各式各样科技或技术创新的新闻像走马灯,好像很热闹,但奇怪的是,我们却没有感觉台湾整体的竞争力正在上升?

  这是日前与一位投资人的对话。上礼拜的文章出乎意外吸引到许多机构投资人关注,其中一位投资人告诉我,他是因为评估一个投资案,为了理解台湾几年内就会面临垃圾没地方去的问题,以及政府应对的政策,循线看到我在绿学院的文章。

  他好奇的是,因为台湾几年内就会面临垃圾没地方去的困境,因此政府正推动把废弃物再制成固体再生燃料(Solid Recovered Fuel, SRF),取代工厂原本使用的燃料例如煤炭或石油。但他从我们的文章看出水泥窑也可以烧垃圾,甚至还不需要再制成固体再生燃料,「以水泥窑的处理能力,势必会挤压到SRF的发展空间,如此SRF是否值得投资?而且如果投资SRF,你们水泥业没有替代材料可用,不就正好让你们继续挖山吗?」

  这个问题正具体反映出台湾产业政策的决策者缺乏全局思维,以至于民间无所适从,产业工作者、投资人瞎子摸象,只好把自己掌握到的资源当宝贝,深怕跟别人分享之后,别人会把自己赚的钱抢走的怪现象。

  我这么说并不是在怪政府,也不是在怪你,我们之所以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是因为我们忙得只顾及表面的事情,而正因为只能处理表面的事情,所以问题会越来越多,于是我们更加忙碌,越只能处理表面的事情。

  要从恶性循环中挣脱出来,我们需要全局思维。

  之前文章《循环经济这个新老板,会让水泥业由黑翻红吗?》中讲到,水泥窑制程厉害的地方在于,一方面他有机会把废弃物里面的矽铝铁钙元素拿出来,转成水泥自己需要的矽铝铁钙;一方面他也有机会把废弃物中的热值拿出来,减少生产过程中使用的能源。这就是循环经济的最高境界,不只是垃圾变黄金,也不只是创新的商业模式,而是将能资源整合在一起,从能源和资源这两个面向同时下手,一方面去化废弃物,把垃圾变黄金,提高资源的使用效率;一方面在制造过程中找出抓手,提高能源的使用效率。

      在循环经济最高境界──能资源整合的战场上,水泥业没有竞争者。

  那时,我用了熬大骨汤的比喻,带你理解在新闻中常看到的几种废弃物跟水泥循环经济有什么关联。不过,后来有许多人留言给绿学院,提到更多种听完就忘记名字的废弃物,于是我们干脆为你整理了一张水泥循环经济全图解如下:

(图一)水泥循环经济的跨产业潜能全图解

资料来源:成功大学吴荣华教授

  看起来像是什么废弃物都可以处理!但是能处理多少量呢?水泥业的「胃口」很大吗?我们来看看在水泥循环经济走得比较快的日本和德国的数据。

台湾的水泥业若能像日本这么「能吃」,每年立刻少掉几百万吨的废弃物

  2016~2018年间,日本水泥年产量约6,000万吨,使用废弃物总量约2,800万吨,替代率为47%;平均生产每吨水泥约去化废弃物470公斤。

  这数字是什么概念?日本一年的废弃物总量是2.13亿吨,使用2,800万吨意思是水泥业去化掉了全日本13%的废弃物!当代没有任何一种循环经济资源化的途径有这种处理能力。

  反观台湾,2014年年产量约1,407万吨,使用事业废弃物总量约147万吨,只有10%的替代率;平均生产每吨水泥约去化废弃物105公斤。

  台湾一年的事业废弃物总量是1,800万吨,如果能做到日本的水准,至少还有几百万吨的胃口,其他竞争者根本没戏。该思考的是,是什么原因阻挡了台湾的水泥业像日本一样呢?

台湾的水泥业若能像德国这么「能吃」,每年立刻减煤一百多万吨

  上面是替代原料,接下来我们看替代燃料。德国水泥年产量约2,500万吨,以前烧的是燃煤,后来在政府的政策支持下改烧废弃物,到2015年,水泥业使用替代燃料的比例已经达到64%,换算之后等于减少使用200万吨的燃煤。

  台湾一年的水泥业用掉200万吨燃煤,因为根本没人支持使用替代燃料,烧个家庭垃圾都会被骂,因此替代率趋近于零。如果能做到德国的水准,则水泥业一年至少可以减煤120万吨,这可是让台电的燃煤电厂烧整整半个月的量!该思考的是,是什么原因阻挡了台湾的水泥业像德国一样呢?

  这需要产业政策的决策者用全局思维权衡利弊,日本政府就是因为善用水泥窑这个资源,转型「水泥制造业」为「水泥处理业」,解决了垃圾掩埋场的问题,也去化了全日本13%的废弃物。

  德国政府也透过政策引导,使用水泥窑处理棘手的塑胶废弃物,透过水泥窑窑头的燃烧特性,彻底裂解塑胶废弃物中的苯环类物质,避免因燃烧不完全衍生的戴奥辛毒素;减煤的同时也兼顾避免不当使用的二次污染。推动循环经济的决策者,注意到这些水泥窑协同处理的效益了吗?

  试想,如果没有政府政策引导,单纯靠自由市场经济,废弃物就会哪里法令松就往哪里去,处理业者谁会管你什么二次污染、国家能资源规划、永续政策….。废弃物到处趴趴走的结果,就是山边、海边、你家旁边都可见踪迹,循环经济最后真正循环的只有新台币。

  水泥业是国家的资源,国家真有想把他摆在合适的位置,让他有舞台发挥他的潜能?废弃物的处理,若只是解决眼前问题,那当真是以管窥天以蠡测海,其被囿亦巨矣!

水泥循环经济

与我们同步

绿色伙伴

台湾混凝土学会

台湾混凝土学会为国内链结营建相关产业最主要的产官学平台,包括台湾营建研究院、台湾水泥、亚洲水泥、润泰...

相关文章

为什么我们认为的核废料,别人当成循环经济,比尔盖兹到底看到了什么?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为什么支持太阳能的人这么讨厌核能,而支持核能的人这么讨厌太阳能?不是说以核养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