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投资功夫,其实在投资的后面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影响力投资,天使投资人,专案融资,绿色金融,Fintech,金融科技,循环经济,绿色创业,能源创业,绿色,人才,财务,行销,加速器,孵化器,新创,创投,创业,三生万物,绿学院,能源,可再生能源,永续,永续经营,绿色企业,企业社会责任,CSR,GRI,人力资源,全球暖化,找工作,绿色工作,环保议题,征才,二氧化碳,绿色经济,影响力投资,社群,网路社群,绿领,eco friendly,聚会
图片来源:奇摩电影
 

  我们的影响力投资系列文章上架之后,一些人私下与我们辩论投资的主要目的到底应该是为了什么;以及绿色企业是否真的有绿色影响力,例如太阳能那么高污染的产业,又全靠政府补助才得以存活,他们显然对这些问题觉得很纠结。

  这种纠结并不稀奇,即使已经在联合国认定是绿色产业工作的人,对于什么才称得上是绿色企业,也充满自我怀疑,更多人纠结在它的定义里,整天嫌别人不够「绿」。

  这种纠结拿来搞学术可以取得相当的成就,但如果你是个创业者或是投资人还这么想,我们建议你应该改行。

  当你摸透绿色商业的本质,你就会知道要保持一种开放性,绝对不要跟演化较量。我们担任一家社企投资的顾问,以技术、绿色影响力的角度协助评估新创公司提案。有一次我们开会,顾问们为了到底要支持什么样的社会企业争论不休时,合伙人突然从嘴里悠悠地吐出一句:「其实我怎么知道社会企业最终会怎么发展呢,反正我是拿出钱来投资了,这件事总得试了才会知道。」

  这个想法对极了!绿色商业也是如此,我们的边界随时都在变化,今天你觉得一个产业非常不环保,明天一个新科技或新思想出现,就推翻了我们既定的认知。在绿色产业工作的人,命中注定得和不安全感相处,定义可以提供你路标,但不应该僵化你的目的地,因为你可能可以走得更远。

  我们参与过许多影响力投资的专案,这些创业者都非常杰出,他们把自己贡献在解决环境或社会问题的事业,规模也许不大,但做得很好。评估影响力投资的专案听起来很高大上,你可能以为我们对这些企业进行评估的方式与我们对一般成长型企业的做法不同。

  并非如此。选择挑战难度这么高的绿色企业,都是对自己有著超高期待的人,所以如果你降低评估标准,你是在瞧不起他们。不过当然,这并不表示你应该很严苛,作为投资人,我们最优雅的态度,就是学会欣赏并帮助创业者,因为他们比马克.祖克柏创办Facebook更加困难,Facebook至少还利用了我们天生就需要刷存在感的弱点,但没有人天生就对保护环境有兴致!

  如何评估一个影响力投资案能不能投资呢?我们使用一般的投资评估方法,首先拆解这间公司,找出这间公司所在的行业所处的市场动态,以及公司的竞争优势和关键绩效指标。我们开发财务模型来评估财务可行性,这样一来就可以知道公司对于其市场需求的假设是否合理。

  和评估一般投资案不同的是,我们需要设定企业的影响力目标,确定公司可以达到它所设定的绿色影响力或社会影响力,所以我们需要额外设定衡量关键绩效指标的步骤。

  这就牵涉到公司如何排定优先顺序。例如,我最近在评估一家销售小型太阳能系统套件的公司,这是一家非洲很有潜力的零售商,他们销售太阳能系统套件工具包给一般消费者。我们要怎么确定它会赚钱、又对环境和社会有影响力呢?为了赚钱,它是应该先设定目标为销售更多工具包,争取更高的市场渗透率;还是应该提高产品毛利,然后把钱用在团队招募和激励上?这个问题没有正确的答案,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创办人和其团队的背景和动机。

真正的投资功夫,其实在投资的后面

  排定公司优先顺序的人,是创办人,因此影响力投资你需要比一般投资人更了解创办人。你可能以为创办人要有一套完整的思维模型才会成功,但根据我们的经验,正好相反,在绿色产业,成功的绿色创业者需要的是多元的思维模型。他们能在大脑中同时存在两种相反的想法,还能维持正常行事能力,只有如此,才能支持他解决商业活动中真实且复杂的问题,因为所谓的优先顺序并不如想像中那么黑白分明。

  这样说吧,评估投资机会是否能获得最大回报,或是评估非营利组织是否发挥最大的环境或社会影响力比较容易,但将它们组合起来却很困难。这里面最困难的,是你如何评估短期来说是负面的环境和社会影响,但长期来说对环境和社会有正面效益的行动,你如何确认长期来说真的会有效益呢?长期来说,我们都死了!

不在乎一军一地之利益,不计一城一地之得失

  影响力投资需要改变心态,而不是改变方式。现阶段,我们的祕诀就是关注是否发挥最大的环境或社会影响力,而收益上只要能打平或是小赚一些就好。有些人可能听到这里就觉得赚这么少真没意思,那你回头想想,其实一般企业也会投资在长期来说会有收益、而短期赔钱的行动。现在只是这些长期的收益换成环境或社会影响力,而不是纯粹看钱而已。就像运动比赛,你不需要赢得每一场比赛,而是赢得最重要的决赛,有时候为了赢得比赛,你需要输掉比赛。这部分在影响力投资方面略有争议,学术上讨论这种道德上的两难很有乐趣,但是投资人付出的是真金白银,它需要的,是不停地、大量的实验。

  举个例子,一场台风带来土石流,摧毁原本的村落,有多少人愿意为了避免后续可能的灾难重演,而下定决心要原本居住在那里的居民迁村呢?我们在莫拉克台风灾后重建,就真真实实遇到这样的情境。另一个例子,有多少人愿意为了建太阳能电厂或风力发电厂,而迫使一小批当地的原住民搬家?如果考虑到整体的效益,影响力投资人是否愿意以投资再生能源可带来长期的环境效益,而去投资呢?这些都是真正的难题。

  我们可以很轻易地辨别千元钞和百元钞,我们知道一张是蓝色,一张是红色,它们的价值相差十倍,但短期的社会影响和长期的环境影响就没有这么明显了。最近台东知本太阳能开发案就是一个典型。我们如何平衡原住民的土地所有权、生态环境冲击及气候变迁威胁?当影响力投资人能做出有胆量的投资决策时,影响力投资将不可同日而语。

  随著人类知识的成长,上述许多内容在未来几年可能会过时,我们一点也不在意。事实上,我们期望的不仅仅是投资绿色企业带来的利润,我们期待的是这些利润带著灵魂。

  这个系列的文章一开始,我们提到米尔顿.傅利曼主张的「企业唯一的社会责任就是利润极大化」是有瑕疵的,希望这篇文章让你发现,我们正在扩张这个定义,将环境和社会的「利润」也纳入其中。

影响力投资

与我们同步

相关文章

比ESG投资分数更准确的投资人7步识人术

因为根据我们这些年在市场上投资、与创业团队打交道、甚至招募绿色带路人的经验,我们怀疑这些分数也许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