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引爆点!循环经济最后真正循环的只有新台币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绿办公室,工经院,循环经济奖,动脉循环,静脉循环,摇篮到摇篮,循环经济,绿色创业,能源创业,行销,创业,创新,创意,转型,共享,三生万物,永续,永续经营,绿色企业,企业社会责任,CSR,人力资源,全球暖化,找工作,绿色工作,环保议题,征才,绿色人才,二氧化碳,绿色经济,影响力投资,社群,网路社群,绿领,eco friendly,聚会
  演讲是一个很有效的田野调查方式,藉由与听众互动,可以了解人们真实的想法。我去演讲时常问大家:「听到环保,你马上会想到什么?」十个人中有九个人完全不经大脑思考,就可以回答出「垃圾分类」或「资源回收」。

  这就是为什么「循环经济创新白话文运动」系列文章一上架,三天就超过30万人阅读,火红到所有电子媒体、网路媒体全部跟进,都用了我们专栏的观点进行追踪报导,因为大家发现自己被骗了!

  真相令人坐立难安,当我们发现垃圾回收的真相时,我们直觉就是怪政府。但是循环经济不是靠著政府出面摇旗呐喊,大家很轻松就跟上去的,它牵涉的是产业得全面翻转,是一整条供应链的问题,你我的脑袋没有翻转前,谁也别怪谁。

  和能源一样,循环经济产业追求的也不是单一的最佳解,而是系统的创新解。创新的推动,需要足够的「思维」浓度和足够的「牛人」密度碰撞在一起。

        要理解循环经济,就要从包山包海的原则中,建构出最重要的知识框架。我们前两篇文章讨论常民生活中产生的垃圾,是属于一般废弃物,这个在全国总废弃物生产量中,占了近30%,这只是小咖。真正的大咖,是事业废弃物,占了70%和能源一样,我们也可以使用抓大放小的原则,从事业废弃物管理著手,找出其中蕴含的挑战与机会。

  事业废弃物中,工业废弃物就占了近90%,所以我们今天就来谈工业废弃物回收吧。在工业里做环保,主要考虑的是在生产过程中,是否能提高能源或资源使用效率。简单一点我们可以透过节能、减废来达成环境效益;更进一步我们则可以干脆想办法让生产过程中所需要的能源和资源循环使用。

  传统工业设计的思维是单向的,是「从摇篮到坟墓」(cradle to grave)的线性思考,一个产品在工厂生产而出生,在消费使用之后变成了废弃物,进了坟墓结束它的一生。多年前Michael Braungart和William McDonough开始提倡「从摇篮到摇篮」(cradle to cradle)的循环式思考,也就是从一去不回的设计变成循环式设计,产品的设计、生产及回收,应该模仿自然界具高度效益的新陈代谢系统。这个系统不存在废弃物的概念,所有的垃圾只是我们还没想出方法解决的资源。

  这种思想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我国政府20几年前就开始从工业端导入「从摇篮到摇篮」的思维模式,只是我们使用的名字不同,称「能资源整合」,也就是以一个工业园区的角度,大家互相交换生产过程中产生的能源和资源,例如你的废热正好可以成为我生产所需的能源,在供应链里不停地循环,形成封闭式系统,我国较为成功的案例包含高雄临海循环工业园区、大园循环工业园区。水资源也算是一种资源,不过因为它处理的方式很不同,因此实务上,我们都将水资源另外分一类,谈能资源整合,多半指的是能源或材料资源。

  除了用工业园区归类之外,产业里,我们将使用「从摇篮到摇篮」思维模式生产的循环经济产业,分为动脉产业、静脉产业。

  什么是动脉产业?如同人体的动脉带著充满氧气的血液(充氧血)运送到全身,企业在设计和制造过程中,若提高能源或资源使用效率,例如生产手机使用绿能,而不用火力发电;或是用回收材料进行手机制造,就是动脉产业。

  什么是静脉产业?如同人体的静脉带著大量二氧化碳的血液(缺氧血)回到心脏,企业制造过程主要是回收废弃物,进行转化与加工变成资源,并且再生使用的,例如回收手机,把手机一个一个零件拆解开来,取出金属炼制,然后再卖出去,就是静脉产业。

  动脉产业和静脉产业是一个动态的关系,动脉产业仰赖静脉产业提供的好产品,静脉产业则仰赖动脉产业在设计端就考虑到回收时的需求,才能生产出好产品。

  现在我们进入到一间公司采行循环经济模式的三个阶段,为了说明方便,我们暂时称这间公司为A。

  一开始,A公司只要把工业制造中产生的废弃物,交给外面的回收商处理,就算是达到了循环经济模式1.0版本。这里的假设是回收商收了这些废弃物,会拿去再制加工,至于是否降级使用无所谓,总之达到了循环经济的商业模式。

  但是1.0版本恰恰是循环经济最容易失控的引爆点。因为我国政府怕企业乱丢工业废弃物,所以采取严格控管的策略,A公司为了怕麻烦,很积极找回收商来处理工厂里的废弃物,至于回收商有没有确实回收我不管,总之废弃物不要堆在我帐上就好,不然环保局会来找我的碴。

  那回收商干嘛没事要收我的废弃物呢?自然是为了有钱赚,只要有钱赚,回收商收了废弃物事情就当结案了,有没有真回收,就成了另一件事。

  贵重金属因为回收之后可以赚更多的钱,所以不需要政府出手,回收商自动就会回收再制。但是非金属类的废弃物,回收再制不见得能赚钱,这时政府就会插手提供补助,但是能补助的钱也是有限,没赚钱的东西补助之后还是不会赚钱,如此一来,政府花了一大笔钱,循环经济最后真正循环的只有新台币,废弃物这个主角倒是被晾在板凳上。

  所以我们建议得采用3.0版本,也就是说,企业不要只想著把废弃物往外丢,自身也要尽可能参与循环的过程,藉由使用自身的废弃物经再生后制成的成品,来实践循环经济。国内一间达到循环经济模式3.0版本的昶昕公司,他们生产然后销售蚀刻药水给PCB厂蚀刻铜,PCB厂使用完之后,昶昕将用过的蚀刻废液买回厂里再利用,循环再生的蚀刻液再回卖给PCB厂,这就达到了封闭式循环。而在这再生的过程中,另外还可以加工出铜盐、锡化合物等高附加价值产品,得到了额外收入。

  循环经济模式三阶段常互为交叉,无法清楚区隔,不过我相信你读到这里,应该开始对产业里有哪些创新的循环经济商业模式及技术感到好奇,今年(2018)六月开始会有一系列的循环经济国际研讨会,你可以和我一起,深入产业了解卡关的环节、如何破局,以及巨大的循环经济商业模式潜能!

循环经济

与我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