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桩不敢说、不能说、不好说的花莲后山「冤案」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Photo by Dominik Vanyi on Unsplash)

  这一两年绿学院有许多文章带起了国内的循环经济风潮,这里面主要讨论塑胶回收及电子废弃物的循环经济。不只绿学院,许多单位举办研讨会、国际论坛、参访、工作坊,共同把循环经济捧上天,一时间循环经济成为热搜关键字,什么产业只要加上循环经济,就彷彿成了产业火车头。

  在戏台上,戏份多的肯定是主角;但在循环经济,主角却因为人们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而被晾在一旁,以至于政府在施政时,因顾虑到民众观感,只给你喜欢的,而不敢给你真正对你有帮助的。我接下来要谈的主角,就是水泥和混凝土产业的循环经济。

  什么!?水泥和混凝土这两个罪大恶极的产业,台湾到 2020 年都还在挖花莲的山就已经够丢脸了,你是没看过齐柏林的《看见台湾》吗,任何一个爱台湾的人,看到自家后山被你们这些财团挖成断头山,都不应该容忍。而且, 台湾的房价那么高,年轻人根本买不起房子,整天盖房子干嘛,生产那么多水泥干嘛?

  这是你心中的小剧场,而且这场戏,已经演了二三十年。

  这就是我和其他几位绿色带路人,要开始一系列「营建业循环经济白话文运动」的原因。和其他绿色产业白话文系列文章一样,我也相信营建业循环经济是一个工程问题,而不是价值观判断的理念问题,而且我认为产业界已经准备好,可以粉墨登场了!我将从水泥和混凝土产业的循环经济出发,带你破解这其中的刻板印象,提供跨产业的全局思维,以技术、政策、法律、市场为支点,为你建构系统性的知识框架,助攻也在找寻循环供应链解决方案的人、工作者,以及政策制定者,并提出我们对于台湾发展营建循环经济产业可能的解法。

  请先根据你过往对水泥和混凝土业的看法,判断以下四个论述何者为真? 先别急著往下看答案,

  1. 台湾每人平均年水泥用量世界第一 
  2. 台泥和亚泥挖花莲的山是因为要把里面的砂石作成水泥
  3. 路上跑的田螺状会转动的水泥车,是装水泥的,因为水泥干掉就不能拿来盖房子
  4. 挖山和盗采砂石实无必要,可以拿水库淤泥混在水泥里,也是一种循环经济

  除非你是业内人士,否则我打包票没有人能全部回答正确且完整说明其原因。这是因为我们大多数人,其实根本分不清楚水泥、混凝土、砂石这三种东西的差别,我们必须先建构最基础的认知,才有办法谈论各种争议,也才有能力讨论之后要展开的循环经济议题。

  水泥由石灰石、黏土、矽砂、铁砂为原料,混合研磨成粉体,然后经温度高达 1600 ℃的水泥窑烧至半融状态,冷却后制成一颗颗如汤圆般的熟料,再加入石膏研磨,磨成细粉即为水泥。水泥的作用比较像是胶水,它是混凝土的原料,再加上砂石、水等材料搅拌,就成为混凝土,不然砂石这些东西会散 掉,房子根本盖不起来。我们每一个人住的房子其地基和结构都必须使用水泥和混凝土,即使是木构建筑也一样,只是比例的高和低而已。

  不只是建筑物,水泥和混凝土也是造桥铺路的主角,因此当国家经济蓬勃发展时,水泥和混凝土的用量绝对非常高,刚刚说的第一项「台湾每人平均年水泥用量世界第一」,那是几十年前台湾经济奇蹟时代才有的事,现在国家经济一路下滑,我们现在的人均用量,甚至小于经济迟缓的日本,这种说法早已过时。整个台湾从日据时期开始,挖了几十年的山,所消耗的库存量远比不上你手机用的金属(注一)。

  第二项「台泥和亚泥挖花莲的山是因为要把里面的砂石作成水泥」也是错的,因为挖山是为了取其石灰石、黏土、矽砂、铁砂四种原料之一的石灰石, 而不是取其砂石,砂石跟水泥本身没有什么关系,那是后面混凝土阶段才需要的。

  第三项也是错的,路上跑的田螺状会转动的水泥车,装的是预拌混凝土, 混凝土保鲜期最多就半天,半天后就不能用了,这就是为什么混凝土厂必须设置在都市附近,不能离基地太远,自然也不可能从国外进口。


​(图一)混凝土预拌车,我们俗称的水泥车,其实是装混凝土的
资料来源:台湾混凝土学会


(图二)水泥粉、飞灰、炉石粉散装运输车,这才是真正装水泥的水泥车
资料来源:台湾混凝土学会

  最后一项拿水库淤泥混在水泥里的想法则是一厢情愿了,水泥由石灰石、黏土、矽砂、铁砂为原料混合,最需要的元素是矽铝铁钙,经高温淬炼化合。水库淤泥没有经过高温把矽铝铁钙化合成化合物,又怎能成为胶水?那混凝土里面能放吗?混凝土的原料是水泥、砂石、水,里面也没有泥,放了水库淤 泥,混凝土会像稻田干掉开裂般地裂开,就不能用了。

  看完这篇文章只花了两分钟,你得到下面三个认知升级,帮助你开始练习除了纪录片呈现的看得见的东西之外,也开始练习看见看不见的底层逻辑。

  1. 在戏台上,戏份多的肯定是主角;但在循环经济,主角却因为人们根深蒂固的刻板印象而被晾在一旁,这就是水泥和混凝土业目前面临的处境
  2. 混凝土是盖房子和造桥铺路的主角,我们每一个人都需要,也都回避不掉,且混凝土厂的设置不能离基地太远,不能仰赖从国外进口。既然理解水泥是混凝土的重要原料,那就宁做真小人,不做伪君子,不需要整天把挖花莲的山讲成一件罪大恶极的事情
  3. 水泥、混凝土、砂石是互相依存的产品原料,这三种东西有各自的特性和偏好,在讨论争议时,我们最好要根据它的特性来理解,不能一厢情愿

  现在你可能想,既然水泥制造是必要的,那我们能少挖一点石灰石吗,有什么东西可以取代水泥的原料吗?不只有,而且还不少。下一篇,我将使用熬大骨汤的比喻,带你一探水泥业的循环经济潜能。

(注一)石灰石是台湾最丰富、也是少数能自给自足的矿产资源,其蕴藏量推估可供我国使用超过 15,000 年。相比之下,手机使用的多个金属预计本世纪末都有耗竭之虞。

水泥循环经济

与我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