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伯斯走了,Apple苹果的脸就「绿」了!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杨雅云,2018循环经济发展暨技术研发国际研讨会,品牌思维,创新模式,工业局,循环经济奖,动脉循环,静脉循环,摇篮到摇篮,循环经济,绿色创业,能源创业,行销,创业,创新,创意,转型,共享,三生万物,永续,永续经营,绿色企业,企业社会责任,CSR,人力资源,全球暖化,找工作,绿色工作,环保议题,征才,绿色人才,二氧化碳,绿色经济,影响力投资,社群,网路社群,绿领,eco friendly,聚会
图片来源:源自 Angela Ahrendts Twitter
 

  「我们公司将回收电脑拆解下来的零件,提炼出贵金属,与知名珠宝设计师合作,将之重新设计制作成新的饰品!」电子产业与珠宝设计业的跨界合作,贩售的珠宝是从废弃电子产品中提炼出的回收材料,跟绿学院一直以来扮演绿色产业的连结者太契合了吧!

        这是上礼拜经济部工业局的「Link and Loop:2018循环经济发展暨技术研发国际研讨会」(www.linkandloop.net)其中一位讲者的分享,这个研讨会应该是工业局有纪录以来阵容最庞大的循环经济国际研讨会,演讲者来自欧、美、亚洲多个国家,国际组织、国际品牌大厂及国内重量级企业专家代表齐聚一堂,探讨如何在「Linking Innovations and Closing Loops」的愿景下,实践循环经济及创新技术研发,会中分享三大主题:

  1. 延伸生产者责任的品牌思维
  2. 国际循环经济的创新模式
  3. 循环经济的创新技术

  老王卖瓜,这个研讨会最与众不同之处在于,我们不谈感情,只谈逻辑。听起来很违反人性,不过在绿色产业一片大谈理想与情怀的气氛下,这种接地气的工程师逻辑,倒是真可以学到一些东西。

要国际品牌大厂移动屁股,最强的驱动力就是恐惧

  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洞察是,国际品牌商上台,没有人拿北极熊站在一片冰上的照片吓唬人,而是老实说,「我们投入寻找循环经济的创新商业模式,最大的驱动力就是害怕原物料越来越难取得,公司可能明天就会倒」!

  这个告白真的是非常激励人心,我甚至觉得我们应该重新制作一张海报,是国际品牌大厂站在一片冰上,而不是北极熊!

  因为资源逐渐的短少,迫使品牌商意识到现在的线性发展模式发展到最后,反而会让自身企业面临没有资源可用的窘境,没东西可卖,就赚不到钱,「循环经济」才是让有限资源最能被充分利用的方法。

  我们就拿Apple苹果来说嘴好了,创办人贾伯斯(Steve Jobs)还在的时候,我们几乎可以断定他的大脑从没有「永续」这种思考逻辑,但是当贾伯斯走了之后,接棒的库克(Tim Cook)就很有危机意识,他延揽了美国前环保署署长莉莎·杰克森(Lisa Jackson)加入苹果成为永续长,推动一系列苹果「绿」化的工作,包含苹果的办公室总部已经100%使用再生能源,并且承诺全产品要使用100%的回收材料生产。据我所知,苹果并不是光说不练,他们已经开始盘查旗下供应商的状况,并且开始导入转换的流程。

  在创业圈里我们很常说一句话,「创办人的认知边界就是公司的天花板」,在气候挑战这么困难的时代,我们就别再说贾伯斯有多神了,真正神的,是苹果已经超越了其创办人的认知边界,愿意把「永续」放入企业的思考逻辑,将苹果的LOGO上的叶子由黑色转成绿色。

  其实不只是苹果,跨国品牌企业现在都在追求企业达到100%使用再生能源的目标,这使得再生能源凭证(REC)变得非常抢手!讲者RE100主席Sam Kimmins以Kodak科达破产的例子,举出企业若低估了世界变动的速度,很容易被淘汰。RE100倡议企业达到100%使用再生能源,短短的三年时间,全世界已有130多个跨国品牌企业加入RE100,包括:Apple、Google、Facebook、Starbucks、IKEA、P&G、Coca-Cola、H&M等。这些大企业承诺再生能源目标可不只是在自己的总部盖个绿建筑就了事,我们可以预期他们会邀请旗下供应链厂商一起来「共襄盛举」这个承诺!

  恐惧这个驱动力正往产业上游前进,不过台湾的品牌代工厂要抢到国内的再生能源凭证去符合品牌厂的要求就有难度了,你可以从我们之前的这两篇文章《三分钟带你看懂再生能源凭证的政治困境》和《三分钟带你看懂再生能源凭证的市场交易困境》了解个中玄妙之处。

  另一种温和途径实践循环经济你则可以学学Dell戴尔。Dell戴尔选定关注海洋废弃物的议题,承诺要利用海洋塑料重制为包装笔电的塑胶隔板,建立全球海洋塑料的供应链。他们也发挥创意,导入创新的异业合作,重新刺激市场,进而产生新的需求与新商机,文章开头的合作案例,便是他们的创新计画之一。

  这样的创意我们也想得出来,但是台湾能这样操作的空间很有限。举例来说,佳龙科技投入超过17年的时间,研发如何将提炼完贵金属后废弃物中的废弃物,再利用成绿建材、文创商品和艺品,但面临的困境是没有消费者买单。

  我们的企业长时间习惯单打独斗,对于横向的跨界合作,仍过于保守,加上没有合适的领头羊可以帮忙牵线,循环经济这条路相当漫长,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才有我们这代人可以大展身手的地方,不会没事闲闲以为可以再靠著代工赚二十年,不是吗?

(本文共同作者 赖如仪,目前为绿学院人才发展教练)

与我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