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保流言终结者—烧垃圾真的不环保吗?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Photo by Climate&Clean Air Coalition   

      不知道您是否注意到,日前台泥花莲和平厂的「水泥窑协同处理废弃物BOO案」环评通过了,即将动工,并在一两年之内开始以高温水泥窑协助花莲县焚烧垃圾。除了专业讨论之外,我也听到了一些人的另类反应,包括「水泥窑烧垃圾,那水泥里不就有垃圾吗?」、「水泥厂附近的居民真倒楣,被水泥污染,还要忍受垃圾恶臭」、「这背后一定有很多好处」…等等。

       事实上,在此之前,台泥多年以来在花莲和平厂当地与村民沟通,前一阵子还办了一场高规格音乐会;几天后,在宜兰澳花村一场烧垃圾的说明会上,董事长带领台泥总经理及高阶主管们,向在场的村民鞠躬致歉。多年以来,花莲的垃圾运到宜兰去焚烧,潜在的污染路线,拉得很长。

       同时间,我们也可在媒体看到「循环经济领头羊!台泥税后纯益创新高」这类标题的新闻,显示台泥循环经济做得很好,全市场一片看好。

        一边烧垃圾,一边循环经济,台泥究竟是万恶的大财团?还是良善的绿色企业?这是价值错乱?还是我们自己对于事情不够了解?

       「大财团」似乎是邪恶的代名词,然而,这是一种价值判断,无所谓对错。对于循环经济的了解程度,或更简单地说,对于科学的理解程度,才是判断「水泥窑烧垃圾」的意义的标准。

      「语言框架」往往让人们对于相同的事物有不同的感受!一般人听到烧垃圾、烧塑胶,第一个反应就是觉得很臭、很污染;听到生质能、烧木质颗粒,却又觉得很自然、很环保

      「刻板印象」也影响著我们对于事物判断的准确度。砍树似乎就代表罪恶;一个东西不能回收送「焚化炉」也代表罪恶,不爱地球。非黑即白的二分法逻辑可以帮助我们在复杂的世界中快速决策,但不代表正确决策。

       台泥的水泥窑,或说超高温焚化炉。简单来说,就是把垃圾处理后当燃料,使用废弃物发电。若觉得怪怪的,正好从这个地方开始解开自己观念与想法的纠结。

       回到远古时代,人类开始烧木材、烧牛粪煮饭或取暖,拿单纯的废弃物当燃料,就是最直接了当的「生质能」。当时人口并不密集,虽然没有空气污染防制设备,但并不会构成严重的空污问题。这样的生活方式,也就是标准的循环经济。资源回收不需要倡议,重复利用也不需要宣导。

       利用动植物作为燃料,烧完之后灰烬又回到大自然,本身就是循环再利用。用正式的说法,生质能指的是由生质物(biomass)经转换后而产生之能源,这可以指任何来自动物、植物、藻类等有机物质,而这些物质经转换后可以作为能源使用。(注一)

       切换到现代,不是只有亮晶晶、高科技的太阳能板或风力发电机才是绿能,生质能也是绿能的一种,而且是历史最悠久的绿能。

       那么,垃圾是生质物吗?「垃圾」是我们不想再使用的「废弃物」,由于现代社会产生的垃圾成分较为复杂,含有非自然动植物成分,一般不视为生质物。然而,依据《再生能源发展条例》的定义,燃烧垃圾产生能源,属于再生能源。是的,焚化炉发电,可算是再生能源,在台湾,一年发电量超过三十亿度。

       我们也许期待一个宝特瓶回收再制之后,出来的还是一个宝特瓶,而不是出现其他的东西。(注二)物质必须仍以物质的形式存在,不能转换为能量?

       循环经济的重点是流动,包括物质流、能量流、金钱流、资讯流。生质能挑战我们僵化的思维。生质能是一种「一个宝特瓶进去,却没有另一个宝特瓶出来」的资源利用方式,而是转化成了能量这种同样具备资源概念的型态。

       歧异点在此发生了。这些来自动物、植物、藻类等生质物,分成两大应用派别,一派将之能源化,一派则是将之资源化,各个阵营都有其拥护者。

       但其实,循环经济指的是能资源的循环,烧掉再利用较有效率,就能源化;材料转化利用较有效率,就资源化,不一定非得要宝特瓶进,宝特瓶出。为了让大家有个参考点,国际上通用的评估方式并不是用感觉,而是要用科学的生命周期分析(Life-cycle assessment),计算出来哪种方式更有效益,就用那种方式。

       然而,也许有人会想到,如果烧木材可以算生质能,烧煤和烧石油不也应该是生质能吗?毕竟煤炭来自植物的尸体,石油来自动物的尸体。

       这样的想法当然是不对的,因为这涉及到质量平衡与时间尺度的基本问题。

       以植物为例,其组成就是近期空气中的二氧化碳藉由光合作用固定而成的生物质,燃烧后再度成为二氧化碳回到大气中,净排放量低,是生质能;煤炭在亘古之前虽然是生物质,但在地底下埋藏许久,若燃烧后内部的碳转化为二氧化碳释放至大气中,则是「将古时候吸收下来的二氧化碳还给现在的大气」,对于现在的大气而言,是明显的净增加。

       一个把事情简单化的方法就是善用生质能,有机废弃物可以拿来发电,解决我们目前最迫切的问题

       生质物该资源化或能源化,可能复杂化我们对循环经济的认知。至少现在我们学到,不需要再执著某个物质一定要能源化还是资源化,使用最有效率的方式处理就是了。

       跟其他种类的绿能相较,生质能最特别的地方就是有非常多样化的技术选项与应用型态,而且有了科技这把武器,生质能已经升级了。下一篇,我们将介绍生质能的三种型态:气态生质能、液态生质能、固态生质能。同时,现在社会的复杂垃圾使用焚烧方式处理,就算在归类上不能说是绿能,但却是不折不扣的再生能源。

(注一)这是根据国际能源总署(IEA)、REN21、全球生质能源协会(World Biomass Association, WBA)等对生质能的定义

(注二)国际上称为再生环保瓶(Bottle to Bottle),并没有限定材质。在本文中,选用宝特瓶只是方便表达而已

与我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