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现在还相信资本主义不是坏就是傻!美国德州大停电事件分析报告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Photo by:中时新闻网

  最近有很多新闻评论「美国德州大停电给台湾的警讯」,最后都跟绿能、核能、天然气、藻礁公投等扯上关系,这些都是发电端的问题,也都没错,但是大停电是一个系统性问题,如果用电力系统的角度,也就是全局思维,我们应该如何正确思考德州大停电?

  德州大停电发生在今年(2021)大年初二,迄今已经一个月,你可能觉得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但是因为后遗症仍持续发酵,现在回头来检视,反而是个最佳的时间点。

跟哪一间电力公司买电,决定你在德州冰风暴期间的命运,没电用的伤身,有电用的伤荷包

  美国德州产油,也有高比例的再生能源,一直以来以拥有丰沛且多元的发电资源自豪,其电力市场高度自由化,人称「孤星州」,德州牛仔做任何事情都不想受联邦政府插手监管,因为它自认为发电资源非常丰沛(注一)。德州的电力市场一直只有电能市场而没有容量市场(注二),好处是不需负担很多备转容量的成本而拥有较低的电价,但坏处就是电厂尽可能追求在最短的时间内利润极大化,不做长远的投资规划。

  前德州州长Rick Perry曾公开表示:「德州人不怕黑暗,德州人怕的是受到联邦政府监管。」2011年德州就发生一次大停电还这么狂,于是极端气候大年初二再度来敲门,这次来得更猛、更长,北极气旋造成德州约三分之一共30GW的风、光、核、火发电厂无法顺利运转发电,上演宛如电影《明天过后》的真实悲惨剧情。

        如果你是德州的居民,跟州内颇具规模、老字号的电力公司Brazos买电,你大概是选择用固定电费,这意味著售电公司必须承担批发价格波动的风险,冰风暴肆虐期间,电力市场批发价格飙涨一百多倍,Brazos公司在灾后收到德州电力可靠度委员会(ERCOT)高达21亿美元的一周帐单,电力公司直接双手一摊,申请破产保护,倒了。

        如果你是德州的居民,跟州内以破坏电力零售市场著称的Griddy电力公司买电,你大概是选择用浮动电费,这意味著你必须承担批发价格波动的风险,冰风暴肆虐期间,一度电曾经高到大概是你家电费的一百多倍,意思是例如原本你一个月付1,000元电费,现在你得付100,000元,这可能比你月收入还高!消费者在灾后不愿意买单,现在州政府和电力公司对簿公堂,闹得很不愉快。

        不管你是买哪间电力公司的电,你的下场都不是太好,没电用的伤身,有电用的伤荷包,电力公司倒了,你即使再精明,也讨不到便宜。

        我们之前的文章《破除这3个误解,你对电力交易的认识就超越99%的人》说过,电业自由化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增进电业的效率,当然也要兼顾可靠度,但是发生德州大停电之后你发现,电业自由化电费变得那么贵,电力系统也没有比较可靠,真的需要电业自由化吗?

        答案是,我们不需要完全的电业自由化,但我们迫切需要一个既有东方社会的信赖机制,又有西方社会的法治精神,一个符合下一个世代的电业管理方式。

德州大停电暴露出完全的电业自由化的三大困局,第一是市场失灵;第二是做出完全合理却愚蠢的选择;第三是用单一思维评估电力系统基础建设投资

        ERCOT实际上都有遵循电力可靠度相关规范,但因为过于崇尚自由竞争,德州大停电暴露出完全的电业自由化的三大困局:

  1. 市场失灵。电力市场遇到极端事件容易造成市场失灵,需要事前就有公平、公正、公开的处理原则,而非总是事后两手一摊,动用国家预算由全民买单。而且极端气候只会越来越频繁,难不成每次都有钱买单?
  2. 会做出完全符合资本主义游戏规则却愚蠢的选择,例如德州人就做出牺牲可靠性换经济性的能源选择。我们刚刚才说其实2011年德州就经历类似的大停电,事后ECORT参考联邦管理委员会(FERC)的建议,加强面对各种极端气候的准备,但因没有强制性,民主制度又有短视近利的缺陷,很多项目最后未尽完善,于是倒楣的就是平民老百姓
  3. 一个仅仰赖电能市场的价格诱因,来吸引包括私营企业、联邦公营、市政公司、电力合作社等各种形式的市场参与者投入电力系统基础建设投资,是有缺陷的。市场参与者在评估时,会以报酬率为首要考量。为了像极端气候的系统性风险,作额外的投资,或准备更多的备用容量,不划算

想要享受自由,却不愿意承担责任,整天高谈要供电稳定与安全、环保、降低发电成本三者兼顾的空话,都是在耍流氓

        自古世事难两全,如果只想要降低发电成本取得很便宜的电价,你就应该做好准备,随时节能或建置混合型微电网来确保供电稳定与安全。如果只想要很多再生能源,因应提高再生能源占比对电力系统的冲击,就应该购买足够的电力辅助服务,才能确保供电稳定与安全。如果你不需要供电稳定与安全,那你就可以优先考虑环保和降低发电成本。

        供电稳定与安全、环保、降低发电成本这三者必须排出优先顺序,市场上谁负责拍板决定三者的优先策略?这就是我们一直以来倡议的独立的电力市场监管机关,只要一日没有监管机关,想要享受自由,却不愿意承担责任,整天高谈要供电稳定与安全、环保、降低发电成本三者兼顾的空话,都是在耍流氓。

        今年(2021)我们即将开始电力交易,也就是辅助服务及备用容量交易试行平台,在这个时间点藉由别人失败的经验提醒我们应该如何更加完善游戏机制及对市场公平性的监管,也是一种确保万民之福的准备。

(注一)虽说不想受联邦政府插手监管,美国德州负责电力调度中心和电力交易中心业务的德州电力可靠度委员会(ERCOT),仍有遵循联邦管理委员会(FERC)、北美电力可靠度委员会(NERC),以及NERC在德州实际参与协调和改善电网可靠度的可靠度协调会(TRE)的规范

(注二)关于两种市场的白话文说明请见《电力市场的权力游戏三:电力交易中心王者降临》

电力市场

与我们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