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精准预测一个趋势产业是否值得投入?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非核家园,离岸风电,Fintech,金融科技,循环经济,绿色创业,能源创业,绿色,人才,财务,行销,加速器,孵化器,新创,创投,创业,三生万物,绿学院,能源,可再生能源,永续,永续经营,绿色企业,企业社会责任,CSR,GRI,人力资源,全球暖化,找工作,绿色工作,环保议题,征才,二氧化碳,绿色经济,影响力投资,社群,网路社群,绿领,eco friendly,聚会

没有哪一个国家能在每个产业都所向无敌。每个国家的人力与资源都有一定限制,最理想的状况是把资源应用到最有生产力的领域。                 —麦克.波特

  为因应全球气候变迁的压力,各国能源转型的风潮皆已然展开。我国政府亦搭在此浪头上,在过去一年多的时间内,陆续提出了2025年再生能源电力配比达到20%规划、太阳光电两年推动计画、风力发电四年推动计画及前瞻基础计画—绿能建设。

  在绿色企业里,我们常说创办人、公司经营者的目标动机很重要,因为动机会决定你的行为,甚至有机会决定你的成败。可是台湾并不是为了什么气候变迁而做能源转型,我们是因为想要达成非核家园的目标,而进行短、中、长期的能源开发规划。

  非核家园很美好啊,有什么不对呢?

  非核家园确实很美好,但它没有办法达成减少气候变迁的压力,也没办法实现我国对国际社会的减碳承诺。

  不然我们来追求发展绿能产业的最大化商机如何?我国的绿能商机到底有多大呢?

  根据官方预估在主要分项计画中,太阳光电两年内预期创造的投资金额达新台币912亿元;离岸风力发电八年则可带动投资新台币6,135亿元,潜力场址尚有带动新台币1.8兆元产值的可能。

  但是彭博能源财经研究团队(BNEF)认为,我国所规划的整体再生能源目标偏高,最终实际可吸引到的总投资金额为新台币6,400亿元,约为官方预估的35%。也不差啊,未来八年间,再生能源每年仍可吸引到800亿的对国内投资,这对于近年来不见起色的外人直接投资(FDI)表现,实有一定助益。

  只是在这巨大的商机之中,我们本土的绿色企业又能分到多少呢?甚至形成具竞争力的自主产业,以利之后开拓国际市场?政府希望民间能共同参与,但总还是要许人家一个可预期的未来吧。

  这能不能算得出来?当然可以,这不但可以算,而且人人都学得会。我们今天就来认识一个经济学的名词,叫「比较利益」。

  一个国家适合发展什么产业,是依循比较利益原则来决定的。所谓的比较利益是指:一个国家在国际市场上是否可用最为划算的机会成本,来生产特定商品,是一个综合考量的结果,并不是单单只看国内市场大小或是拥有禀赋的多寡而已。

  我们来从两大再生能源截然不同的发展故事,学习如何精准预测一个产业是否能发展。许多年前,政府即一再宣称台湾陆域风场潜力有多好,我国甚至还是全球数一数二早开始研发陆域风力发电机的国家。但多年过去,备受期待的国产陆域大型风力发电机,不仅从来没有在境内真正商转过,自然也别说要出口外销了。(注一)

  如果重启炉灶,来发展离岸风力发电自主产业呢?国内外研究认为,台湾海峡上聚集了数个世界顶级的风场条件,于是政府规划了在2025年要达到3GW的容量,而一般来说离岸风机单位造价约为陆域的2~4倍,若是以3倍来计算,将近需要9千亿的投资,面对这么大的内需市场,做得起来吗?

  老实说,还是很难。

  摊开离岸风电的国际产业链图就会发现,在这里面玩的都是富可敌国、喊水会结冻的国际知名企业,无论是研发资金、专利技术都不是我国企业所能望其项背的,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政府从原本要组国家队,变成现在的国际合作。或许有人会问,英国也没有自产风力发电机啊,离岸风电不是一样玩得吓吓叫?这是因为英国一开始就很清楚自身的强项是在过去北海油田开采经验中,所累积下来的相关海事工程技术,而这个技术,是离岸风电产业的关键能力。但反观台湾,我们当下又拥有了什么是离岸风电中「舍我其谁」的关键技术呢?

  再来,在台湾喊要投资离岸风电产业的,主要是以电厂开发商为主,他们专长在经营电厂,实著眼于我国高额且稳定的趸购电价保障与尚无限制的容量上限。相较于德国、英国、丹麦等离岸风电大国所陆续引进新的市场竞争模式,我国补贴制度设计仍处于十分落后且无效率的阶段,所以才会引来诸多国内外再生能源掮客在其中穿梭寻租。

  日前行政院长林全提到,要以500座离岸风机取代核一、二厂每年约252亿度的发电量,根据民国106年的数据,离岸风机趸购费用每度为6.04元,20年下来共计需花费超过3兆4百亿,这些都必须反映在你我的电费帐单上,且绝大多数都可能流到国外厂家手中。换言之,如果台湾尚无在离岸风电领域具足以形成出口产业的可能,就以目前全球离岸风电尚处于产品导入与成长阶段,单位发电成本高且技术仍未成熟,或许应待些时候再导入成熟产品,才更能符合成本效益,并为消费大众省下一笔可观的电费支出。

  另一头,因为价格与气候因素,从不被国内市场看好的太阳光电产业,太阳能电池厂商却能善用半导体技术的优势,一路过关斩将,做到全球产量第二大,这几年更是大举回销国内。

  台湾为什么卖不了风力发电机,却在太阳能电池上大放异彩?我们或许可以从台湾主要贸易商品的四大特色,看出一些端倪:

  1. 标准化

  2. 大规模量产

  3. 适合长距离运输

  4. 性价比高

  以上特征实已反映出我国因为内需市场有限,所以必须仰赖大量外国市场的不争事实。同时我国企业多属中小企业,较难承担新技术、新市场的开发风险,所以投产的商品会更倾向于相对生命周期成熟、市场需求明确、阶段性改良并宜采以量取胜的销售策略。而我们也必须承认,我国的科研人口有限,确难在所有科学或产业创新领域表现都能出类拔萃。相较于风电产业所需的重电、重工基础,太阳光电无论是商品特性或核心技术其实都更符合我国既有产业特征。

  政府想要吸引投资,最重要的职责应是完善投资环境、调整法规制度、提高行政效率与深耕人力素质,而非自己带头加码,尤其忌讳把纳税人的钱大把大把仅洒在特定硬体设备添购上。

  即使是在能源转型阶段,一样必须遵行可取得的能源、可负担的价格、可接受的环境三大能源安全的铁律。执行期间也要对政府资源进行有效控管,排定投入的优先顺序,集中使用才能发挥最大功效。能源转型的发展过程因为有诸多不确定性,所以确实拟定各阶段不同的停损点与完整的风险因应计画更是重要。否则不仅国内外投资人望之却步,新产业终究站不起来,甚至连既有产业也都纷纷出走,一整代人都没戏唱了。

  这些年,我从分析经济与研究产业方向的经验中学到,一个国家必须很清楚自己究竟想要把国家带到哪里去,搞懂自己的目标是否具有长期的战略利益,并且评估目前有的、以及以后会握在手上的资源,这些都需要升级自己的认知,提高自己的眼界,才有可能在日益复杂的国际赛局中,以较高的机率取得自己的关键位置,而不是整天被限电危机忙得团团转而已。

注一:经查,国产陆域大型风力发电公司东元电机,已于这一两年销售2MW陆域大型风机给中国大陆及越南等地。

与我们同步

相关文章

能源高手的智慧电网商机攻略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在台湾,作为一个能源业的技术工作者,很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