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市场的权力游戏四:我有一个梦

绿色带路人的心底话


(Photo by Express)

  2030年的一天,电力交易中心敲钟宣布开盘,市场交易看起来非常热络,市场交易员忙碌地穿梭,呈现欣欣向荣的气氛。

  角落边,三家再生能源售电业者和一家用电大户吵了起来。这位电子业的用电大户,施展了他惯用的「压榨供应商谈判术」,以至于闹出争端,两家再生能源售电业者觉得很不公平,开始吆喝旁边的人来评理。

  电力交易中心的市场交易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他说:「我们是自由市场,你们得自己乔好了,否则我没办法管。」

  这一边还没解决呢,角落另一边的会议室,一家储能业者正在拜托市场交易员先告诉他日前市场预估的竞标价,希望他能从中施力,助他得标。

  「为了表示答谢,这是上好的茶叶,你回去喝喝看。」他说。

  刚刚在另一边吆喝的再生能源售电业者,见情况不妙,赶紧找了能源局来评评理,能源局来了之后说:「我负责管理电业筹设、扩建、电业执照申请之许可及核准等工作,同时负责制定电业相关的上位法规,还要负责订定公用售电业者的电价,你这再生能源像是有机商店,价钱你自己订不就好了吗,你情我愿就好。我如果替你定价,我这不就是教练、球员、裁判三位一体了吗?这可不行,我会被弹劾。」

  再生能源售电业者于是又找了经济部国营会来评评理,国营会来了之后说:「我负责管理台电的营运,要看台电的报表,光是做这些就已经超过我的专业,哪有能力解决你们的争端,你们还是另寻高明吧。」

  其实电力交易是线上撮合,这些情境只是模拟出来的。但是线上交易的背后是人心,有人就有恩怨,有恩怨就有江湖,少数的争端或贪污舞弊的行为,就会劣币趋逐良币;没有公平的游戏规则,就会造成莫衷一是、各自解读,如果没有人出面当纠察队、吹哨者,自由市场根本就是乱来市场,资本主义奖励的是不守法的人。

  一直以来,东方社会缘人情而制礼,信任关系是所有社会规则的根基,因此我们的法治并不是真法治,主要是靠著信赖机制管理。信任并没有什么不好,人与人之间本就需要信任,西方的法治走到今日,出现一个川普,也一样垮掉,因此不需要迷信外国的月亮比较圆。

  但是,正如我们已经看到,农产品批发市场交易因为只靠著信赖机制管理,而产生大大小小的弊端,电力市场可不只是卖红萝蔔,这将是个有著四千亿产值的产业,只要发生任何一个弊案,可能都是动摇国本的大事。

  因此,我们迫切需要一个既有东方社会的信赖机制,又有西方社会的法治精神,一个符合下一个世代的管理方式。

  这件事讲起来容易,做起来非常难,必须实验很多创新的想法。未来的电力市场,正如文章标题Game of Powers隐含的双关语,将出现一个全新的游戏规则,需要用新方法对其交易模式进行管理。另一个重点是,前面文章登场的主角们都将是第一次参与电力交易,纵使他们原本都是各自领域之佼佼者,但是要让大家完全理解新的游戏规则,并且消弭过程中发生的各自解读与争执,这个新角色至关重要。

  我们提出的第一步解法是:成立一个独立的电力市场监管机关。

登场主角十:独立的电力市场监管机关

  其实很多人都看到这个问题。自从《电业法》修法通过之后,我们已经在法条里明确规定,未来要成立一个电业管制机关。现在是经济部代行电业管制机关的工作,而能源局是经济部内负责这个工作的单位。

  但是你已经从前段文字看出来,由能源局来担任这个角色,是教练兼球员兼裁判,不仅不合适,也很难作得好。我们在之前的文章《电力市场的权力游戏二:谁吃了红萝蔔?》提过,能源局的管辖范围不只是电力,他们还要管石油和天然气相关的业务,工作非常吃重。

  目前电网的规划、运转与管理几乎由台电全权负责,台电虽有逐步开放相关电业资料,但电力系统的即时资讯、外部成本、可靠度、供电瓶颈因应对策及低频卸载规划等系统运转资料,外界能获得的资讯有限,参与度不高。电力调度时常卡在安全性、运转成本、备转容量灯号、政治议题矛盾之间,因为资讯不够透明,也容易出现球员兼裁判的弊端。

  电网与电厂分工后,电力事业将不再是台电综合电业一条龙型态,我们之前光是介绍电力市场的主角,就写了三篇文章,这还不包含配角、跑龙套的角色呢!面对电业自由化的目标、电业的开放、电网安全运转效率、参与者的权益及球员与裁判的分际,若没有人进行监管,恐将导致许多纷争,影响甚钜。

  我们认为,这个独立的电力市场监管机关应将是电力交易中心的主管机关,拥有在电力、金融、市场、法规等各个领域的专职员工,专门管理跟电力交易有关的业务,包含制定电力市场相关的游戏规则及法规、监管及调解包含台电的各种电力市场参与者之间的纷争,以及负责向立法者、政府和公众提供电网及电力市场资讯和建议。

  因为电力交易与电力调度密不可分,因此这个独立的电力市场监管机关也要同时监管电力调度的工作及审核预算,掌握每天的调度安全性与供电经济性(注一),还要因应未来电力供需的变化超前布署。要真正强化电网安全运转,必须长期分析电网运转资料,才知道是否遵循电力调度及规划规则,并公平调度,不因为一个铁塔倒下就缺电。

  这是我们心中对于终极的电力市场标配的看法。目前看来这虽是一个梦,但套句圣严法师纪录片《本来面目》中说的,当有一小群人对于「人间的改造路径」有梦想,愿意去推动和执行一个20年才看得出来的真功夫,社会才有机会永续,经济和环境效益才有机会保持平衡,如果当年孙运璿想的只是下个月自己能不能拿到台电的奖金,或是台电总经理的位置能不能坐得稳,我们今天还有机会谈电业自由化吗。

(注一)电力系统中,传统火力发电机组的运转成本在整体供电成本中占比最大,为了配合再生能源的作息,这些机组大量在低载模式中运行,或每日多次起停,都影响机组的效率和运转维修成本,并产生更多的污染排放。因此,如何以经济调度的思维,调整设置可弹性配合负载和再生能源变化的火力发电容量和技术,这就是供电经济性。了解更多

电力交易

与我们同步

相关文章

未来人的预言实在太准!在英国真的发生了

我想带你从一个2019年英国发生的案例,来看看目前各国电力公司面对的巨大挑战

相关文章

我如何从媒体编辑转行成为绿色生活家?

我一开始认为梦想中的家园就是绿建筑,理想的生活救是绿色生活,这部份绿学院对绿色的观点与我相近,我始终...

绿色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