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領導自尊心強的綠色人才?

Green Mentor's Fireside Chat

  (photo by iStock)  

       最近台積電因為深入校園搶人,大三生就發聘書外加到職獎金,上了新聞版面。眾所周知少子化是全球趨勢,在臺灣,我們也已經正式進入人口負成長的時代,已經夠難招募人才的綠色產業,在這波「人才擠兌」的戰爭下,自然成了受害者,尤其是技術門檻相對高的產業例如能源業、電池製造業,以及新興的碳管理專業,一個人扛三、四人的工作時有所聞,更是重災區。

       在綠色產業的工作者,通常稱為綠色人才。綠色人才經常是因為心中懷抱公平與正義感才選擇加入綠色產業,他們多半自尊心強,眼裡容不下一粒沙,創始團隊一言不合、鬧上法庭甚至在媒體公開上演互撕的案例也不少,已經人數這麼少的產業還要一天到晚鬧翻,到底要如何有效領導?這是許多綠學院的會員私下問我的問題。

       白雪公主的七矮人、大耳劉備的五虎將,不論是短篇的童話還是長篇的演義,沒有人才的輔佐與幫襯,前往幸福跟天命的路上,必定是磕磕絆絆。在企業發展的長征中,知人善任是明君的必備技能,古云「世有伯樂,然後有千里馬。」領導者的修煉市面上已經有專門的書籍歸納整理,就不贅述,惟選才、育才、留才已經夠難了,現在又得加上一個參數「世代交替」。

       因為綠色算是新興的產業,許多近年才加入產業工作的人,容易誤以為永續是他們提出來的創見,可時代的巨輪其實是人類集體協作推動,輪轉留下的烙印是新一代的基石,站在前人的肩膀上眺望的是遠方,往往不會低頭跟回頭緬懷。今日,當新加入的綠色工作者認為核能是多麼正當,嘲笑反核是多麼愚蠢時,他們忘記了上一個世代的人當初正因為反核信仰而支撐他們發展人類最早的太陽能,多少人前仆後繼為了讓太陽能有與市電同價的一天而戰死沙場,因此我想,綠色產業獨有的世代交替是:如何讓擁有兩個不同記憶的世代攜手發展同一個綠色產業?

       當我們想要回答「如何領導自尊心強的綠色人才」這個問題時,我們也要意識到自己也具有同樣強的自尊心。因為正是我們這樣的高自尊,才能在那個做環保會被嘲笑的年代存活下來,並有機會於今日成為領導者。所有人的成長脈絡、專業能力養成並無二致,起於科系終於職場,將部門的養分寫進履歷,成熟為各領域的菁英,帶著來自專業、產業的習慣與觀點,雕刻自己的職業生涯。當你撥開歷史的面紗,看穿新人們不過是來自同一個時空部門養成,成熟的領導者能活用部門合作的經驗,將垂直的權威指揮,提煉成水平的專業合作,除了手腕也看身段。

       另一個比較大的重點是你不一定要認同新世代,你只需要理解。二戰後的經濟社會,一切從無到有,只要努力人人有機會,「誘之以利」是普遍可行且有效的做法,當發生衝突也多半以「效益主義」去衡量;而千禧世代開始的資訊社會,網路把世界連在一起、人們走得更近,重視的是權益與社會,會為生活中的弱勢發聲、也可以為了千里之外的不公義而凝聚,不僅抵制各種無良商人、黑心組織,也可以用新台幣讓好公司、好商品下架。新世代重視社會公平正義,ESG正是一個特別好的題目讓他們發揮,他們將學會承擔並為此負責,交出成績單。

       綠學院的Julia在一次與二代轉型的企業培訓時,第一代的創業家老父聽完全套的企業ESG,意味深長地對著二代交棒的女兒說:「這是他這輩子要做的事了!」這句話並不是推卸責任,而是一種深刻的認知,大江通向大海往往是蜿蜒的,後浪追逐前浪是生命的主旋律,我們被轉變所推動,既是福氣也是挑戰。

Join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