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演了!疫情這麼嚴重還要裝正常生活、討論淨零!?

綠色帶路人的心底話


(Photo by LINE STORE)
 

       小台村最近面臨嚴重的缺水問題,村長很著急,辦了一場創業競賽,招募全村的創業家想辦法。

       一位深諳人情世故的創業家腦筋動很快,他動用關係找到一口水井,聘用村莊男丁挑水,每挑一擔水就給分潤,大家為了賺更多,全村的人忙進忙出整天都在挑水。井水的水源並不充裕,一下子就乾涸了,但是對這位創業家來說沒影響,他早已透過炒水井附近的地皮,賺了一筆大錢。

         另一位年輕不懂事的創業家,他背著包包隔天就出門,幾年之後他帶著一批工人在村裡蓋了一座自來水廠,徹底解決缺水問題。原來這些年,他去找了一個水源豐沛之地,又找了許多投資人,開始沿路鋪設管線到村莊,最終可以賣水給村民,也賺了一筆錢。最重要的是,因為有了自來水廠,村民的時間可以花在除了挑水之外其他有價值的活動。

       雖然我們都說這個社會比的就是誰賺的錢多,但其實我們內心很清楚,這兩個創業家的思維層次完全不同,年輕不懂事的那位創業家更具全局思維,他的創業替社會創造更大的附加價值,同時也實踐ESG。

       最近我在綠學院開了場小聚,和參與者聊綠色創業家的三個思維層次,幾位會員提到自己從小到大深受西方傳播的「普世價值」薰陶,相信民主、人權、女性主義、法治、資本主義等思想比東方文化更好。但是過去幾年看美國各種毫無節制的雙標行為,感覺自己的價值體系崩壞了,加上新冠疫情帶來的衝擊,不知道還能相信什麼。

       我們來看上面這個故事,確實,商業的目的就是營利,當企業營利之後,鼓勵企業將獲取的利益再次投入發展,也就是所謂的將本求利,最後成為資本家。資本家就是資本社會中最被歌頌的一群人,通常也是最有實權的一群人。我們今天能過著古人完全想像不到的舒適日子,很大部分都是靠著資本的運作、資本家的貢獻。

      「賺一票」幫缺水的小台村解決了眼前嚴重的缺水問題,讓全村的人有事情做,創業家有地皮炒,村長連任想必也很輕鬆,這不是我們大家稱頌的三贏嗎?有什麼不好嗎?

       賺一票讓我們付出的代價是什麼?為什麼村裡會缺水?有什麼系統性問題(例如氣候變遷)在賺錢之餘是被忽略的?

       每一套價值都有當代時空背景養成的條件,當時空背景不同,價值自然會開始演化,這就是綠學院常講的,我們需要由「終局思維」轉為無終點的「演化思維」。

       ESG浪潮與最近的碳中和、淨零排放讓我們重新思考,清新的空氣、肥沃的土壤、蒼翠的森林,這些大自然提供的環境服務是不是應該是免費的?污染、廢水、廢氣、溫室氣體是不是應該開始貼上價格標?小台村的村民每天挑完水之後,再也沒有時間、心力處理人生其他的問題,這是社會資本最應該被擺放的方式嗎?這也是我在做企業培訓時會與學員討論的問題。

       當一口又一口水井乾涸的現實,與ESG思維交融催化,我們正在擴張利潤的定義,將環境和社會的「利潤」也納入其中,這樣的思維跟「儒商」其實並無二異,如果你對西方價值失望,不妨回頭翻找中華文化五千年來累積的軟資產,說不定你能從中找到商業與個人目的兼容並蓄的靈感。

與我們同步